恩俊檔案 恩俊影蹤 圖片璧紙 傳媒報導 博客精選 焦迷心聲 恩俊語錄 圏內評價  

                        

我信緣。

如果--不是南方遇颱風、發大水,京九線老是斷路,我、溫暖如春姐姐、紫玉冰心妹妹不會選擇乘飛機去深圳參加愛心活動;
如果---不是我4號一早6點半才能從古老長安趕回來,實在趕不上4號一早850
的航班,紫玉妹妹訂機票的時候不會推遲一天。

然而這些看似偶然的因素卻帶給了我們如此美妙的機緣!笑,三生有幸啊!雙掌合什,感謝上天!

85日,早,830分,南航北京飛往深圳的3156次航班的飛機上,(注:經濟艙)。

喧囂的機艙內,人頭攢動,每個人都在忙碌,忙著尋找自己的座位,忙著尋找放行李的空位,忙著催促著前面擋路的動作快點,忙著讓後面實在等不及的人側身擠過------
我們三個好不容易坐定下來,我長出一口氣,然後開始打量四周,因為我覺得有時候看看人也是蠻有意思的。

2分鐘後,一抹身影牢牢鎖住了我的視線。
(題外:偶系一千一百度的近視眼啊,加上兩百度散光,就算做了鐳射准分子手術,視力也只有0.6左右。笑,本來看什麼都是朦朦朧朧的,偏偏就是看那個人,一眼就認定了,毫不含乎,沒有半點遲疑和不確定——就是他了!事後春姐戲言,我的眼睛是定向近視。笑,因為我先前和紫玉妹妹一起到北京火車站接她時,我倆才相隔十米有餘,各自拿著手機一邊通話一邊狂找,楞沒瞧見她!我汗~~~~

那個人,沒有卓爺的霸氣、沒有二G的冷酷,沒有昭昭的青澀,沒有表哥的驚豔。沒有,什麼都沒有,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旅者,帶著一身掩飾不住也不想掩飾的疲憊憔悴,獨自隅隅而來。這堥S有人認得他,也沒有人注意他,遠離了眾多的媒體、影迷,他不再是那個公眾焦點的大明星焦恩俊,所以,他既不用努力振奮起精神,也不用時刻保持他陽光四射的笑臉。累了就是累了,看得出,他只想找到座位,趕緊坐下來歇歇,就是這麼簡單。

我的眼,沒有放(綠)光,倒開始微微有些犯潮;我的心,沒有狂跳,反而隱隱地開始痛起來。這,就是真實的焦哥麼?

推推紫玉妹妹的手,再拉拉春姐的衣袖,我示意她們,快,向前看!不好意思她們的反應我沒太注意,因為我的眼睛一直關注在焦哥身上。不過最讓我感動的是我們三姐妹的心意是相通的,都覺得這個時候應該讓焦哥好好地歇一歇,我們不應該也不忍心去打擾他!

眼看著他越行越近,越行越近,越過我們身邊,一邊走到近乎機尾的行李架下,才找到一個放箱子的地方。原以為,他會坐在很後面,卻沒想到,他居然走到我們身後的一排,就在最靠外的D座上坐了下來。
果不其然,才一坐下他就閉上眼開始補覺,這一睡就睡了一路啊
------

兩個多小時的航程堙A除了派發和回收早餐,焦哥一直都在睡。早餐他是要了,但吃得很少。南航的早餐居然給麵條哎!我暈~~~反正我是吃不慣!焦哥好象也沒動正餐,只把涼菜吃了一點點。然後就又歪在椅子上困覺。
歎氣,那椅子實在是很窄。前後距離也很短,我曾經想往後靠一靠,結果遭後面牛高馬大的老外同志兩記鐵拳。此君身高目測至少一米九!笑,還真要感謝這兩位老外,三個小時中居然一次衛生間沒上,保證焦哥安靜補眠不受打擾。So
,我也很自覺地把椅子升回原位,表再壓榨人家那點可憐的地盤。

本來我們三姐妹準備在飛機上大聊特聊的,這下不用說,全都自覺自願地正襟危坐,三緘其口。就連正常的什麼你要什麼樣的早餐啊?我想要杯咖啡,服務燈在哪?之類的話都恨不能用耳語來講。尤其是我,經常在中間當傳話筒,先把紫玉的話傳給春姐,再把春姐的話傳給紫玉。現在想想笑個半死,幹嘛搞得跟地下黨接頭似的啊?!

快下飛機前,我們輪番上了一趟洗手間。笑,醉翁之意不在酒,相信女孩子都明白滴。回來之後我和春姐換了個位子,我坐在了焦哥的前面。剛坐下往後一靠就覺得焦哥的兩個膝蓋頂著我的腰眼。歎氣,他的身子已經滑下一半,頭歪在胸前,睡得可真香啊!這要是那個老外這麼頂我,我肯定要請他把腿收回去!可是現在是焦哥,笑,那就保持原樣吧。好在平時職業關係,我已習慣了坐著也挺得筆直,很少靠椅背。

還有半小時抵達,紫玉就開始讓我叫醒大俠!問之,曰:猛一醒很難受的,讓他醒醒神。笑,見光從來睡不著的某情是不太懂這種感覺的,不過後來事實證明,紫玉的做法是正確的。

為了讓焦哥多睡一會,我硬是又拖了十分鐘,被紫玉再三催促,方才回過頭來,輕輕喚他:焦哥,快到了,醒醒!喚兩遍,沒反應。無奈,伸手輕推了一把,困倦已極的某人方醒。兩個多小時的休息效果顯著,及至下飛機時,焦哥的精神狀態明顯好轉。

飛機著陸了,忙把手機打開,與接機的姐妹們聯繫。這時收到指示,讓我們跟著焦哥一起出來,於是我再次回頭,鄭重請示領導:請問能和您一起下飛機麼?曉星姐讓我們跟著您。某人酷酷一點頭:可以。拉了箱子率先走去。我們三個又全都不約而同閉上嘴,乖乖跟在身後。

焦哥的步子好大哎,一開始健步如飛,讓我們跟得好辛苦。我一雙厚底坡跟涼鞋倒還罷了,紫玉和春姐可都是三吋細跟啊!大概是她們第二次還是第三次緊跑幾步追上焦哥之後,焦哥的腳步突然放慢了,這以後我們跟起來就一點都不費勁了。贊!

我們三個都是初到深圳,環境完全陌生。不象焦哥箱子拖在手堙A我們是托運了行李的,於是走在半路我東張西望尋找標誌不果,曾經小小聲說了句:行李在哪拿啊?想不到焦哥聽到了,記在心上,快到閘口時專門回過頭來朝右一指,對我們說:行李在那邊取。哦!真讓人感動!再贊!

他又交待:我先出去,你們拿了行李再出來。等我們都聽明白了,方才點點頭,獨自先行。風度呀!同志們!老大真是很有風度啊!超贊!

和大俠的意外之緣就到這堣F。下面的,就是和眾姐妹們的緣份了。笑,同樣是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