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俊檔案 恩俊影蹤 圖片璧紙 傳媒報導 博客精選 焦迷心聲 恩俊語錄 圏內評價  

                             

回家兩天了,還處於混沌狀態,這沒能思想的狀態,我已很久很久沒嘗過,想不到活動完成後,會變成這樣。但還是要寫的,至於寫什麼,會寫成怎樣,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手隨我心,不隨我腦。

5號一大清早,就到花鋪拿取預訂的一大束粉紅色百合,百合香嘛,想他把它抱在懷時也能嗅得花香。花很重,工作物資很重,自己的裝備也重,旅程還沒開始就顯得有點力不從心,正傍惶中, connie趕到,於是大家就提著大袋小袋的踏上兩天繁忙之路。

為著要接回大俠手上的簽名照,好能在下午過膠,我們10時左右就在機場恭候。等候期間,看到有些mm也在,原來北京的情兒等人跟他同一班機,本打算接情兒的mm們就可以順便接大俠了。

不知等了多久,一個高大熟悉的身影就亮在眼前,當時,我就以奧運速度飛快離開餐廳,直奔閘口。他拖著簡單的行李,表現得很輕鬆,但我們送花的修修卻很緊張,把花的方向都弄錯了,他看著,就笑了:我沒手拿。我說:我幫你拿行李。正當我差點搶到他的行李時,曉星就已經幫他拿走了。而且,立刻,曉星就跟他快步的往機場出口而去,我忙叫著:簽名相。他停下來,找了一靜處,打開行李,把相片給我,然後又趕著離開,因為他的朋友都在等他,有要事趕著去做,大俠真是馬不停蹄。

回到酒店後不久,曉星安排了十多分鐘著我們到某酒樓跟他談活動當天的程式,交流的過程是輕鬆卻又認真,說完公事我們就離開了。出門時,他說:辛苦了!我說:不會辛苦,祗要你開心就可以了。正式見面了,交談了,卻沒有追星的享受感覺,沒有興奮的心情,也沒有了緊張的期盼,想這就是做正經事的壞處吧。回酒店後,面對著一雙雙無比羡慕的眼光,我祗覺得心情沉重,似有一股無形壓力,壓在心頭,不是來自他,是來自自己吧!或者真的太疲了,又或者真的太在意他了。

晚飯,kina收到一個開心的消息,她立刻跑來跟我分享,看著她的開心,我也開心了,開心還包括她把我當成朋友,這一刻可能就是今天最快樂的一刻了。我們在眾目睽睽之下親吻擁抱,一不小心,人家還以為我們是斷背呢。

跟著是彩排。場地的佈置要再三整理,用了很多時間,但不改不成,因為枱椅的擺設是重要的,而中心的工作人員都收工了,那些搬枱搬椅的工作都要jm們親力親為。

一輪操勞後,留下來彩排的時間並不多,祗能匆匆的把大合照排好。期間,有緊張,有煩燥,有爭執,有堅持,但無論如何,在在場所有jm們的努力下,終於順利地完成了。

其實,大合照一直是最讓我擔心會出亂子的一個環節,但又不想取消,如果這構思成功,他會很開心的。就是這一個想法,讓我堅持把這構思變成現實。我總認為一件事要成功,就先要開始,有開始才會有成功的希望。結果,經過我們團結一心的家人們不厭其煩地一次兩次重複的把椅子搬上搬下、走上走下後,出乎意料之外,很快就成功了。在此也要對當天在場的JM們說聲:辛苦了。其實那時我看著也有點心痛,都叫不用搬了,人行就是。也不得不在此一贊jm們,你們真了不起,比我預期的還要早完成,而且在第二天正式合照時,又比彩排時做得更好,更有效率,想他今天看著這張大合照,一定會很開心。

返回酒店後,本想睡了,頭都開始痛了,但香港的jm們說希望有一個最後的會議。難得大家這麼熱誠,於是我們又圍在一起把明天的程式再說一次,再一次清楚的說說分工。這時候,上海分會送來一大袋公仔,面對著突然而來的禮物,我竟然不知如何處置,我覺得自己已經不能思考了,於是把責任交給yuki,暫時逃避一下,我說:明天我再想吧!結果禮物這方面的工作第二天都給葉霞全弄好了,半點也不用勞心。

二時多,終於可以上床了,以為自己會很快入睡,誰知竟是整夜難眠。望著從窗門射進來的白光,我開始有點擔心,擔心自己是否有精神和精力去應付那未知的環境。

原來工作是可以忘記困倦的。我也不知何來的精力,兩個多小時下來,沒半點疲態,但我發覺我得整天在罵人,而且每一次差不多都在大俠面前罵,心想我平時假裝出來的淑女形象..想想好像也米有...己經蕩然無存了,也不知現在他怎麼看我了。但沒辦法嘛,那些人就是比我還要追星,整天不停的在他身邊團團轉,我就好像護..草使者一樣的幫他趕走那些蝶呀,蜂呀...

淑女形象的喪失沒什麼值得可惜,最可惜是我忘記了自己本來也是要來追星的,但經過整整一小時的節目後,我發覺到我好像沒看過他,我不知他何時笑,不知他何時唱。此一刻,留在我記憶中的不是他的身影,而是一個個零碎的片段...

我記得我拿了一支水給他,想換走他那支差不多喝完的瓶子,但我的手不夠長,那時,似乎,我是挨在他的身上去拿瓶子的,這算花癡了,是嗎?不過最後還是拿不到,因為他的手比我長,他拿著就是不給我,於是我也沒理他,讓他喝兩瓶吧,反正喝水不嫌多。

我記得大合唱時,我忙著把小朋友都搬上臺,真的要搬,他們不會聽話的,那時我看到他想抱起一個很小的孩子,但那小子就是不識寶,向著我走過來,於是,嘿!我手到擒來,交給他處置。

我記得大合照後,各jm陸續散去時,我一回頭就看到有些聰明的mm已經趁機在跟他合照了。那時,我不知那來勁勢,一步跳前,伸開雙手就攔在他面前,把自家的mm們攔在身後,我面對著他,也沒敢望他了,唉!我的淑女形象,又一次消失無蹤。還有,那幾位mm不要怪我呀,因為儘快採訪,才能讓大俠儘快過去聊天,大家浪費的是自己的聊天時間呀!

零零碎碎的盡是自己這些惡形惡相的東西,怎麼不是他的笑臉,我哭!


聊天時間,我是s也不會坐在他旁邊的,雖然曉星以為我會。這不是一個好位,這是一個上鏡位,所以沒人坐,終於他開聲了。一聲令下,大家都乖乖就坐,陪在他身邊,我就高高在上的坐在扶手上,多好,當記得自己要hc時,就看看他的側面,他的睫毛真美!

有冷場時,我就問一下問題,有人忘記問問題時,我就叫她暫停。總之,我整日都做著討人厭的工作,想今次愛心活動後,我也不知得罪了多少mm了..我自己先pia一把!

似乎都沒曾花癡過,聊天時間又完了,跟著是拍照。本來計畫好他坐著就可以了,怎料原來是反光位,那不得不臨時轉移陣地。這一轉,場面就有點亂。他就站在那堣ㄟ吽A想是等平亂後才過去。但那時我想,他若不過去,永遠都是亂,他可以是一支定亂針呢!我說了兩次:大俠,過那邊拍照。他還是不動,我一氣,竟然..我不知道的..我發誓..我真的是無心的..我竟然拉著他的手,把他拉到側面去...那有十步吧!我竟然跟他手拉著手行了十步...但最奇怪的卻是,我竟然把這個環節給忘記了。節目完結後,有mm來問我:你真夠膽,竟然拉著大俠的手。然後我才開始想:想起來了,是呀,我曾經幸福了十秒。同時也記起來了,10秒中,我的靈魂曾經飄離了我的身體兩秒..昭昭和小仙女,一閃而過的鏡頭,一霎那的感覺,想是兩秒吧!雖然仍然是米形象,但今次還好,今次還好...

不想寫了,為那10秒,我要去細細陶醉一下..jm們不要pia我,也不要羡慕我,因為我是要付出代價的。我想以後他遠遠看到我時,就會掉頭跑。

深圳愛心活動,還我淑女形象,雖然,好像,還真的不曾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