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     

灰暗籠罩天空    眼神只剩空洞

心在隱隱作痛    我們不同時空

 

忘不了的回眸    深埋下的情種

開始害怕星空    光芒太過沉重

 

Ca Lang Hei

請你不要再沉睡    就算是為不要我心碎

我應該擁抱誰?   才能徹底阻止我的流淚

 

Ca Lang Hei

我該忘記你是誰       盡管笑容依舊那麼美

風還不停吹           是你為了風乾我的眼淚

Oh cang lang hei

 


 歌曲介紹

http://ent.people.com.cn/GB/1085/9346543.html

       歌曲《首爾之戀》的創作靈感來源於自己喜歡的一部韓國愛情劇,劇中男女主角淒美的愛情故事深深打動了詞曲創作者張世彬,之後,《首爾之戀》就誕生了。這首歌的旋律委婉淒美,深入人心。在歌詞方面更是深深地表達了主人公在失去愛情之後的痛苦之情。如果說由《功夫》的曲中詞間可以令你回憶起焦恩俊塑造的古裝戲劇形象,那麼《首爾之戀》則為焦恩俊增加了幾分“韓氣”的現代都會感覺,成功地褪去了他的古裝神秘色彩。“韓氣+淒美”的編曲風格,恰到好處地運用了鋼琴、弦樂、鼓、吉他等流行配器,完美地呈現出這首焦式淒美抒情歌曲。

  歌曲一開始,大提琴旋律的進入,立刻將思緒拉進了淒美的氛圍之中。古典吉他的巧妙融入,更是完美的烘托出一副淒美的畫面:星空下的首爾,仍舊彌漫著浪漫氣息,眼前曾經與她牽手走過的石牆路,還有記憶中曾經同坐的咖啡屋。但如今愛情已去,只剩男人獨自舔舐著愛情的傷口,風不停吹,就連星的光芒都顯得太過沉重,想像著她的笑容依舊那麼美,卻頭也不回,心碎,接近崩潰。曲中電聲的加入,將這個傷心男人近似崩潰卻又不失文雅的氣質體現得淋漓盡致,而美妙的弦樂與和聲的襯托,更將這首歌曲的淒美渲染到極致。


   
 

【聽歌隨筆】首爾之戀

作者:儘是似水流年          2. 9. 09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榻簾鉤說。說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那是怎樣一種愛戀,怎樣一種思念才會在另一個人離開時那般難過,當思念變成一種傷,一種撫不平的傷,痛的人好像只能沉淪在那傷痛的邊緣了吧,每次聽首爾之戀,雖沒有聽真的很痛那樣會覺的心埵閉Y種東西在一直往下沉得傷,卻也有絲絲難以撫平的惆悵。。。

請你不要再沉睡    就算是為不要我心碎  

我應該擁抱誰? 才能徹底阻止我的流淚

這樣深的感情,就算是在喧鬧的街頭,擦肩而過的人群,只要是相似的身影都會引來失神吧,那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如今變成了遙遠到不能再遙遠的空中幻影,觸摸不到的過去的戀人,有多少人可以承載這種分離。。。

心在隱隱作痛      我們不同時空

 
當愛變成一種習慣,習慣到變成一種本能,離開的人會在留下的人心堹d下一道深深的刻痕,無法磨滅吧,不同時空帶來的痛,時間可以治癒嗎。。。

我該忘記你是誰   儘管笑容依舊那麼美   風還不停吹   是你為了風乾我的眼淚

眼淚鑄成的辭彙,如此苦澀,逝去的人如今是否還能聽見,風在不停吹,可以想像成是為了風乾流下的淚,這樣也許感覺會好一點,可是我卻覺得更加的憂傷,每一秒都在思念,每一秒都在想,這樣的愛時間磨滅不了,另一個人又怎麼能忘得掉,這也許就是該忘掉你是誰。。。卻不一定能做到。。。

OH  CANG  LANG  HEI 

作為結束的這一句老大唱出來的給我的感覺是整首歌堻怚O我動容的,好像那種包含了很深深的感情,很深深的傷痛,很深深的思念,很深深的不舍,很多很多的感情交織的感覺,每次聽都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想要再繼續聽下去,聽歌媟Q要訴說的故事,然後帶著無限惆悵想像歌堨i能的故事。。。


短篇小說----首爾之戀

作者:  婉玲      20. 7. 2009

灰暗籠罩著天空,烏雲下是沒完沒了的雨,中午的首爾不知從哪刻開始變得如斯暗淡。

屋旁,草地,灰白的墓碑前,凌亂的暴雨中,依稀站著一個人。。。

風在拼命的吹,似乎吹不去他眼中的淚。不,這祇是雨。他固執地想。

我說我最愛你回眸的笑。
你說你絕不會讓我流淚。

那些從他空洞眼眸中流下的就祗能是雨──是首爾仲夏的雨,落在此刻寂寞的墓碑上,只因要為碑下沉睡的人譜奏戀歌。。。

──────────────────

一年前的同一夏日,卻是風和日麗。

這天,他任性地逃離了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離開那讓人累極的宣傳工作,經過兩小時的顛簸車程,來到了一大片金黃色的油菜花田前面。興奮過後,計程車開走時,他忽然發現自己迷路了。

「請問。。」他才想起這是首爾,不是台灣。
少女聽到身後響起溫文的聲音,從花叢埵^眸。清純的俏臉上帶著如輕風的笑:「先生,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有點驚喜,他衝口而出:「想不到在首爾也能遇到懂普通話的人。」
「我父親是中國人。」

這是位於近郊的一所普通民宿,跟富麗堂皇的酒店相比,他更愛它的雅致簡樸,寧靜舒暢,這真是一處尋找創作靈感的好地方。

4月的首爾,蔚藍的天空,翠綠的草地,飄揚著漫天櫻花:粉的,白的隨著夏天的晚風飛舞。
皓月,屋前,櫻花樹下,他抱著結他彈唱著他的樂曲。她只陪伴在他身旁,靜靜地凝望著他那雙閃亮的眼睛。在這深邃的眸子裡,她看到他對音樂的熱情,對音樂的專注,她感受到他內心的滿足。
此時的她,才真正的明白:
此刻的他,才是真實的他──他,就是音樂。

隆冬,枯黃的草地盡處是無邊的海,他倆坐在長長的木椅上,任由寒風徹骨。
她望著遙遙對岸那若隱若現的摩天大廈,望著那些不屬於她的繁華。
而他只望著她,難捨地執起她那冰冷的手:「跟我走,好嗎?」
她低著頭,不敢直視那癡情的目光:「我放不下我唯一的親人,我離不開這所店。」
「他可以跟我們一起走,我有能力照顧他。」
她抬頭,望向眼前蒼茫灰暗的汪洋:「他離不開這片海。」
他把她的手握得更緊:「那麼,我留下來。」
「你是知道的,你放不下。」
「。。。」
他突然的沉默讓她的心猛抽了一下,她看著他的眼睛,她的心沉了:「你的音樂,你的觀眾,你放不下。天賜你絕世才華並不屬於你,它是屬於這個世界的知音者,我和你都沒權把它埋沒。」
他的心在痛著,他把她緊緊的抱在懷堙G「等我,我一定會回來。」他發誓。
她的心在痛著,她把他輕輕的推離:「舞臺上有你的理想,那才是你該走的路。」
他茫然地放手,她轉身離開。分手,總要有一個人狠下那個心。
望著她漸漸遠去的背影,他不甘地,大聲喊道:「你要等我,相信我,我一定會回來。」
她,再一次回眸,依舊是那麼美,美得讓他察覺不了眸中那抺永訣的淒涼。

雪,才開始下。。。

───────────────────────

「是我害死了我的孩子。」
老人遞來的雨傘擋不住傾盤大雨。
「她為什麼要這樣做?」他的聲音異常平靜。
看著墓碑上女兒的照片,老人的聲音似乎有些哽咽:「她母親早去,我為了照顧她,放棄了當海員的夢想,廿年來,只守著這所海邊的民宿。為我唯一的女兒,我心甘情願,但這一生的遺憾卻是藏不住,她一直在自責。」
他抬頭,看向滿面內疚的老人。
雨,還是在下。
「為了不想我一生的放棄變得沒意義,她不允許自己為了你而離棄我,她是太單純了。」
「我答應完成演出後,我會回來,在此伴她終老,她應該相信我對她的愛。」
老人把悲傷的目光移向那片他喜愛的大海:「就是相信,她才跳進去。」

雨仍然下著,落在深不見底的大海堙A似在回奏著她的決定:「如果你為愛情而放棄理想,放棄你對音樂的追求,將來,你一定後悔。」
為了不讓我後悔,你就選了這條路?他的心很痛很痛。

路,一定要行上了,才知選的是對或錯,祗是,明白時,已無法回頭。
────────────────────
無論多痛苦,今晚,他仍然要回到他的世界去。這是個滿溢著榮譽讚美,奉承討好的花花世界。一位才華橫溢,震驚世界的年輕音樂家,在首爾最大的蠶室體育館作世界性巡迴演出,這是最後一站,10萬座位上擠滿了他的知音,他們全都是為了崇拜他的音樂而來。

光芒奪目的霓虹燈,聚焦在舞臺上這位備受世界各地樂迷寵愛的年青人身上,那麼耀眼,那麼燦爛。祇是,今晚,他怎麼覺得這光芒變得如斯沉重,直讓他受不了可又無法躲藏。

你說:「你是屬於舞臺的,你不可能屬於我。」
那為什麼此刻站在舞臺上的我,心,仍在隱隱作痛?

你說:「你需要的是觀眾熱情的歡呼和瘋狂的掌聲,而不是我。」
那為什麼在如雷的讚賞聲中,我的心滿是小屋內我倆曾深埋下的情種?

你說:「你天生就是一顆耀眼的星星,照亮著萬千樂迷的心。」
那為什麼在這個晚上,我竟害怕星空,害怕那聚焦在我身上的光芒?
失去你,我將失去我的心,沒有心的音樂還能是音樂嗎?

沒有自信的音樂家還可以站在舞臺上嗎?

音樂會終於結束了,觀眾的心也沉了,今晚,這位年少成名的天才音樂家演出失準了。在一片失望的氣氛中,在看似熱烈卻只是禮貎的掌聲中,他終於明白,在音樂的世界堙A他原本就是孤獨。他並沒有謝幕完場,他只緩緩地行坐在鋼琴前,他要找回他的心。

他的手指隨著他的心而動,他的歌聲隨著他的心而碎。。。

「請你不要再沉睡
就算是為了不要我心碎
我應該擁抱誰
才能徹底阻止我的流淚。。。」

一曲既終,全場無聲。。。
他仰起頭,任由眼淚在英俊的臉上自由滑落,他知道,這是淚,不是雨。

轟,全場炸起了如雷掌聲,被一曲「首爾之戀」感動至極的觀眾激動地站起來,拼命的鼓掌,似乎若不如此難以把心中的讚嘆盡情宣泄。同是熱淚盈眶,他們為一位天才音樂家終能從傷痛中重拾自信而哭了,觀眾終究是寵他的。

愛,無論是甜美的,痛苦的,就算是碎了的,都是愛。只有愛過,音樂才有心。

他站起來,向著他的知音者深深地鞠躬謝幕。他把愛融在音樂裡獻給大家,卻把痛埋在心底一處沒人看得到的角落。原來,擁抱著音樂,他仍能上路。

曲終人散,就像有開始就一定有結束,熱鬧過盡,體育館又回復寂靜。然而,觀眾席上最高最遠的某個角落堙A她仍然流連難捨。她在哭,也在笑。
「圏內圏外本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我們屬於不同的時空。我只是你暫逃現實的一段人生小插曲,你應該忘記我是誰,而不應為我流淚。」

越過正忙著收拾舞臺的工作人員,憑著一點若有若無的心靈感應,他用期盼的目光在觀眾席上搜索,搜索著每個空無一人的座位,包括那最高最遠的角落。。。

場館外,大雨依舊滂沱而下。一把傘,一個人,慢慢地,消失在首爾的風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