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

 

 

 

 

 

 

 

 

 

在以下位址可看到仙台酒的相關資料及大俠的照片:

http://www.watertec.com/wine

 

由大俠代言的仙台玉酒電視廣告,在雲南衛視(YNTV-1)播出

 

3月12~20日在成都有春季糖酒會,仙台酒業的展位在成都西藏飯店,歡迎焦友參觀, 並送出有大俠照片的小紀念品。

 

臺北國際酒展覽會於6/17~20在臺北世貿中心舉辦,仙台酒業的展位在二樓的酒專業展區,歡迎台灣的網友來訪。

 

2004首屆杭州酒國際文化節在杭州的和平會展中心展出,貴州仙台酒業有限公司的展位在D080,歡迎眾家好友參觀。
大會的會刊封面廣告是大俠的照片,凡來會場的,可免費喝仙台玉酒,也會贈送有大俠廣告照的小筆記本。
 

 

貴州仙台酒業公司將於2004年11月20日在貴州遵義市綏陽縣城的仙台酒廠舉行正式的開幕式,由大俠代言的仙台酒業公司正式將產品投入市場。 大俠預定在19日到達酒廠,並出席在20日的開幕式,歡迎焦迷們參與,並協助安排食宿及送紀念品。

 

 


賣酒拍廣告 大俠變股東

記者 楊起鳳、張釔泠/聯合報導    2004-01-08/星報/10/紅人館】

 

藝人拍廣告當代言人很多,但拍廣告拍成老闆可不多見。最近焦恩俊為台灣品牌、大陸上市的仙台玉酒拍廣告,深獲廠商喜愛,準備和他合作,讓他當台灣地區總代理。

近來多在大陸拍戲發展的焦恩俊,因多部戲在大陸開紅盤,身價也扶搖而上,一部戲的片酬都高達78萬人民幣,拍廣告價碼更驚人,一支播出2年的廣告,就要價2百萬人民幣,合台幣有近一千萬的酬勞。不過這還不稀奇,最近焦恩俊以古裝造型為酒商代言,因銷售量激增,廠商樂的邀他入主當股東。

焦恩俊說,「廠商誠意的態度讓我非常感動,他們是台商,卻千里迢迢專誠前往我拍戲的劇組來探班,他們準備齊全的資料,我也親自試喝過,生產過程是天然粹取釀造,再加上生化科技的品質保證,的確是好酒!所以,我才放心代言,結個善緣。」

為了拍這支廣告,焦恩俊還向少林寺的第34代金鐘罩鐵布衫的傳人釋延功師父的徒弟學真功夫,武功架勢完全表現在廣告中,因為這支廣告是焦恩俊首執導演、親自督導,對於廣告的創意與製作,焦恩俊也全程參與,讓廠商萌生找他合作念頭,據瞭解,未來焦恩俊也可能是台灣總代理,焦恩俊也樂的跨足廣告界。

 

 


糖酒會上仙台酒尋找奇遇和紀念品分派 

文者 : 疏影暗香       20/3/04

 

今天終於找到仙台酒在成都的展區了!!

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尋找了半天的仙台酒的展區居然就在自己家門口——西藏飯店1013室。

之前傻傻的暗香可是在成都國際會展中心的主會場的參展商家大看板前睜大著眼睛掂著腳尖和擁擠的人群戰鬥,——尋找了很久“仙台酒業”的名號。結果呢~~
笑~~~仙台酒的名字是沒看到,幾千個密密麻麻的企業名字中“文君酒業”的名字到是滿扯人眼睛的。——誰叫我們的大俠演繹了大才子司馬相如呢。

星期五下了班也顧不得今天成都糟糕的天氣,——下雨。從學校下班的暗香蹬著自行車直接沖到了西藏飯店,因為我下班都是快要5點了,我很怕商家已經關門下班了。還好……

擠到西藏飯店門口,糖酒會商家們的廣告還依舊進行得如火如荼。

在人流中奮勇前進,終於在好心的飯店服務生的指點下明白了“仙台酒業”的1013號房間是在10樓。我第一次有了排隊進電梯的人生經歷。只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

電梯在10樓停下,跨出電梯門闖入我眼簾的是幾張大大的大俠為仙台酒業做廣告的海報。

毫不憂鬱的順著海報的指引拐進人流相對稀少一點的客房長廊。終於在1013號房門前看到仙台酒業的記號。

可憐的是這個時候的我沒勇氣進去。

因為狹小的客房內有3個人在商量業務。

徘徊徘徊。

摸出手機想給姐妹們打電話吸取點力量,按開找到電話簿看著一個一個熟悉的名字,又咬牙放回去。

我想我還是厚臉皮一點吧~~~

要不姐妹們的心願和派給我的重大的使命我怎麼完得成?

要知道今天中午丫頭還好開心羡慕的給我打了電話,要我一定要去找找仙台酒業呢!

一抬頭,發現機會來了,在客房堸荈q事情的幾位客戶已經談完了事情。仙台酒的那位年輕的戴眼鏡的代表大哥正在滿臉笑容的把一盒盒包裝精美的仙台酒放入客戶的手提袋。

我的臉上一陣陣的發燒。

想想自己這身打扮,才下了班,穿得象個落魄的找工作的大學生,沒半分象人民教師的樣子,頭髮也隨便一捆~~

會不會丟大俠影迷的臉~~?

想自己在這個糖酒會的會場一路行來,正由於這身打扮沒一個商家搭理我,我只恨自己穿得不成熟呢!

要是被當成不懂事胡亂追星的小妹妹就慘了~~~~

那邊仙台酒的代表大哥已經在十分熱情地笑著在對那為女客戶說:“喜歡帥哥麼?女孩子都是喜歡帥哥的麼!”忙著把手堛漸P台酒的小紀念品——一個印得有大俠形象的做成鑰匙扣形式的小電話本塞到她的手中。

我聽他那麼一說,不由得直發笑。

女客戶終於出去了,我低著頭鼓起勇氣走進了客房。“對不起打擾您一下好麼!”

那位圓圓臉的戴眼鏡的代表大哥笑著說:“不打擾不打擾!請問……”

“我能要一點宣傳資料麼……”

“請問你是那個企業的?”

“我那個……哪個企業的都不是拉~。”

那位代表大哥眼睛一轉,嘿嘿一笑。“你是焦恩俊的影迷吧?”

我驚訝得一抬頭。

“小姐你來晚了哦!門口的那兩張大海報都被要走拉!前天才來了兩個呢!”

“那是我們影友會的阿珂和旭冰。”我一點不緊張了,笑著說。

代表大哥很客氣的說:“請坐請坐。焦恩俊的影迷我們都歡迎拉!”

我開心地笑起來。

這位代表大哥指著窗戶上大俠的大海報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大俠的好來,“我們這個品牌選擇焦恩俊做形象代言人可是考慮了很久的呢!本來說在港臺的影星中找一個,但看了半天就他的形象好!帥!而且人又好,做明星的一點誹聞都沒有,而且對家庭又負責任,對妻子孩子別提有多好了,你知道她有兩個女兒吧?知道啊……他排戲都把女兒帶到大陸來呢。而且人又心善,拿出很多錢來做公益事業……”

我在一旁站著聽,不住的笑,說:“我知道我知道我是影友會的。”

代表大哥一聽也笑了:“不好意思啊小姐,我班門弄斧拉!”

我說不礙事的。

正在為這位大哥的熱情覺得好笑,一轉眼的,他人身子一低鑽床底下去了。伸長手摸出一疊海報來:“這是給你們影友會的人留的。再多就沒有拉!”

我說給我吧,大家姐妹都盼著呢。

那位大哥又搬出個小箱子,我一看堶悼是滿滿的做紀念品的鑰匙扣。

“這上頭是你們焦大俠!”他說。“你要多少啊?上次你們影友會的兩個朋友來我只給了兩個,一人一個,今天多給你點吧!”

我一聽開心壞了,我想這下好拉!姐妹們都能有小紀念品了。

那位代表大哥把箱子堛漱j部分鑰匙扣都給了我,還說要我帶回去也算給他們做宣傳。

然後他笑著問我:“你有男朋友麼?有老公麼?”

我笑著擺手:“沒有沒有!”

他熱心地說:“沒有不要緊啊!有老爹吧!拿幾瓶酒回去給你爹喝!”

說著把兩瓶仙台酒放到了手提袋堙]那手提袋上是我們大俠哦!),又拿了兩個酒瓶子來說,“這是你們大俠做廣告的時候手上拿的那種酒的瓶子,給你兩個做紀念!媕Y的酒別倒了啊,是我們仙台酒純糧釀的,一滴酒精不摻!能喝的!只有這兩個拉!”

我開心壞了,接過來一看古色古香的酒瓶上印著精緻的書法字體,上面寫著:“玉酒仙台中”。

那位代表大哥細心地幫我把酒,鑰匙扣,海報,手提袋(因為上面有大俠所以他也給了我一些)分袋子裝好,交到我手中,說:“喜歡大俠就是和我們有緣!歡迎你來啊!”

5555555~~~~~~~

最後讓暗香小白眼狼哭一下吧!

這位代表大哥真的是太好了。

他還說每天的早上雲南衛視在滾動放大俠做的這個仙台酒的廣告片,要放7次呢!

我覺得我夠是大俠的FANS了,他的感覺是比我還FANS!

而且能說會道比我們的阿潘哥哥還強!!!

要知道在和我交談的過程中他一直在說大俠怎麼怎麼好啊怎麼怎麼好啊,人怎麼怎麼出色啊~~

弓虽 強啊~~~~~~~~~~~~


於是暗香小白眼狼給那位代表大哥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因為他說有什麼好東西方便聯繫我~~

嘿嘿~~~

最後總結,那位代表大哥真的是太好了!偶真的是太幸福了!喜歡大俠的人都素好人!偶圓滿完成任務拉!

 


一首有趣的藏頭五律——敬贈大俠和DRAGON

撰文者: 異域佳人        2004/6/14

 

仙台玉酒

--敬献代言人恩俊与仙台酒业BOSS DRAGON

皚皚輕蓮步,仙姝舞隨腰。
      ~~    
深宮驚寒雀,瓊台入永宵。
       ~~         
猶夢梅花笛,魂轉碧玉簫。
         ~~        
煮酒冰漸沸,瑤露祝舜堯。
 ~~       
注释

梅花笛、碧玉簫:樂器。隱指歡樂時光。兩種配套的樂器暗喻情侶。
瑤露:美酒。
舜堯:遠古賢王。代指皇帝。


賞析:
輕移蓮步,出現一個傾國傾城,仙子一般美麗的女子。她款擺著柳腰,隨興起舞。真是玲瓏剔透,絕妙丰姿。她居住的深院宮殿,亭臺樓閣是如此富麗堂皇,卻又清冷如斯。由於太久都沒有聲息了,如此輕盈的腳步都可以驚動來棲息覓食的鴉雀。由外自內徹骨的寒冷,象進入了永遠的冬夜。她聊賴地倚坐欄邊,陷入幽思。

午夜夢回處,兒時歌舞彈唱的歡樂情形,點點滴滴,漸入心頭。還有那個與我一起玩耍,一起合奏樂曲,青梅竹馬,靈犀相通的他。他還好嗎?還記得我,記得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嗎?我的魂魄早飛到他身邊去了。只可恨我的身體卻被禁錮在這堙A一步都擺脫不了。而他,也早娶了新婦了吧。

我終日在這深宮之中,沒有自由,沒有希望,只有無窮無盡的哀怨與淒苦。曹孟德言,何以解憂,惟有杜康。那就來熱壺家鄉送來的仙台玉酒,一醉解千愁吧!

這酒……味道太美了。甘洌醇香,連庭外的冷硬的冰霜都不得不為之沸騰了。也融化了我心中了寒冰,似乎讓我看了一線溫暖和希望。對,就這樣做。把它獻給皇上。希望能讓他龍顏大悅,讓我由此重新得到寵倖。這也是我此生唯一的出路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