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4


你好。
看了你的發言,感觸頗多,因為我也長了一雙看到冰冷遠多於看到溫暖的眼睛。所以我進入影友會時也曾經追尋過答案,我把那些凌亂的感想隨便說說,聊供你參考。

譬如付出,在影友會的每個人都為焦恩俊付出了很多,或者是作品,或者是精力,或者是一份表達不出但滿滿湧溢的心意,但每個人都不覺得自己付出了很多,因為這付出如同呼吸。每天呼吸的次數很多,但每一次呼吸都理所當然。空氣並沒有要求我們去呼吸它,是我們自己需要空氣來呼吸,焦恩俊也並沒有要求我們付出過什麼,是我們自己需要向他付出。因此,這付出或許不該稱之為付出,而是一種追求,追求情感不在現實利益的壓抑下僵化,追求真善美的自身淨化。喚醒人們的情感,淨化人們的心靈,這就是影視文藝的責任,也是影視演員的貢獻。你做舞蹈不也是為了讓觀眾感悟“美”麼?或者說,唯有你在做舞蹈時真心將真善美傾注其中,而不是只重視技藝與包裝宣傳,才能真正得到觀眾的認可喜愛,而不會如同泡沫般瞬逝。

說到有些道德的虛偽利益的絕對,這是真的存在,如同黑暗,如同死亡,但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光明和生存也同樣真實的存在。一直身處黑暗陰冷中,的確令人感到痛苦與不幸,但反之也是一種特別的經歷,因為一旦看到光明和溫暖,就能得到十倍的快樂與感動,正如冷血動物對陽光的渴求反而更強烈吧。我對於道德也有厭惡和叛逆,但正因為如此,所以當我看到焦恩俊在《青蛇與白蛇》中對於“慈悲”的演繹才倍覺受點化與感悟。那段情節使得《青白》的主題從前半段講述“浪子回頭的浪漫愛情”一下宕深到人類內心中神性和魔性的交鋒,演繹了早已為人所嗤之以鼻的道德(體現為佛教弟子對佛義的不信任)是如何在苦難的掙扎追求中剝開了外殼,煥發出了真正的意義。

而那段情節,據說是焦恩俊先生自己添上去的,我對於他的尊敬仰慕與崇拜,便源於此。我不瞭解這個演員真實生活中是什麼樣子的,但我認為在戲中卻的確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品質與為人,正如一個細胞可以克隆出來整個身軀,每個人的品質本就在他的每個點滴中展現,甚至或許說,從戲中看人,反而比從娛樂報導中看人更清晰。娛樂圈的確很混亂,但這混亂是真實還是迷離?譬如你,在圈中其他同行或老板眼中的你是如何?或者也充滿了虛偽和利益?但我卻覺得在這媯o言留貼說自己受著真誠的感動,渴望追求真善美的你,才是真實的你。我若看你,便寧可在你用心演繹的舞蹈中看,而不看圈子中為了生存而穿上防彈衣的你。

而何況,即使在不惜誣言妄語來追求爆料的新聞報導中,焦恩俊先生也從來沒有過關于道德方面的反面報導,他的勤懇敬業可以從導演與同行們口中聽說,他的親切開朗可以從工作人員口中聽說,他對感情的尊重和忠誠可以從緋聞報導中從來沒有見到過他看出來,而關於他的溫柔和體貼,不用到其他的地方,在影友會奡N可以直接感受到了。譬如聊天室堙A即使下了戲很疲憊,他也會和守候在那堛漯B友們聊聊天,過節的時候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和朋友們慰問祝福,為了體諒影迷們緊張的心情,經常是他挑起氣氛關心大家。所以,有些道德是真實存在的,譬如他在點滴中體現出來的;有些行為是無關利益的,譬如為他付出和守候著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