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5/20

 

1、由《飛刀問情》愛上大俠

  初看《飛刀》是在去年冬天的一個週末。坐在溫暖的房間中,喝著香甜的綠茶,悠閒地看著電視,愛上大俠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日子堙C劇中大俠義薄雲天的俠義之情、致死不渝的愛情故事深深地打動我,也讓我重新認識了大俠——焦恩俊。最早看大俠的電視是在1998年的《蒼天有淚》,不知瓊瑤阿姨是怎樣定角色的,外表英俊的展二少卻有著狠毒的心腸,大俠的演技太好,我恨展雲翔,所以焦恩俊這個名字在我的記憶中如驚鴻一瞥,隨即煙消雲散。

  沒想到這一別竟是四年。四年的時間足可以讓人忘記一代人,可我卻在四年後又重新拾起了對大俠的記憶,僅僅是一部片子,我發現我當初的印象是那麼偏激與淺薄,抑或說,大俠在四年中完成了在一個普通觀眾印象中蛻變。他的眼神、動作、表情都擺脫了曾經的稚氣,成熟、沉穩是他重新給我的印象,這樣的大俠才是我可以依靠的精神寄託。一個演員僅有帥氣的外表是不足以覆蓋內在氣質的,因為任何表像的東西都來得輕飄與微不足道,惟獨內涵與底蘊的厚重才能折服人,我相信這是大俠的制高點。

  我開始捕捉大俠的行蹤。這樣的一個問題一直在我心中縈懷:“究竟什麼樣的男人才能如此詮釋出李尋歡的一生?”答案讓我釋然。原來焦恩俊是在用真實生活中的本我在演繹角色——他是個重感情的好丈夫,是個愛孩子的好父親,是個為事業肯付出的男子漢。這樣的人才有資格演李尋歡,才能演好李尋歡。也正因為古龍的小說更強調一種境界,一種空靈的精神,所以,古龍筆下的人物也有著更大的演繹空間。我相信,焦恩俊演的李尋歡更多地寫下了他自己的注腳。都說金庸小說中的大俠一百個觀眾有一百個不同形象,可我覺得,古龍的小說只一個焦恩俊足矣!

  我搜尋過所有關於大俠的內容,將四年的空白盡可能地填補,尋到的片段越多,對他的崇敬就越深。我從不崇拜任何人,因為崇拜是感性的激情,人因崇拜而失去理智,人因崇拜而無以復加,人因崇拜而愛屋及烏,人因崇拜而變不清方向。我的崇敬之情除了源于大俠的重情,還源于他的敬業。文戲方面,從眼神可以透視到內心,他是在用心演。我相信用心演的文戲更能讓人疲憊、令人透支,這是累心;武戲方面,為了追求真實的效果,他盡可能少用替身,所以我們經常能得到大俠受傷的消息,這不禁讓人心疼又心情沉重。我們在酣暢淋漓地欣賞影片時卻哪里知道,很多鏡頭,是大俠在忍受著病痛的困擾和折磨完成的。這樣的描寫可以用《飛刀》中大俠的一句對子:勞心苦,勞力苦,苦中尋歡。


2、由大俠愛上影友會

  在搜索引擎上搜索“焦恩俊”時,最最顯而易見的鏈結就是“焦恩俊國際影友會”。我也是這樣一步步走進來的,這堛瑤袛瞻]成為我註冊的第一個論壇。當時在看帖子時我發現了這樣的話語:……這是一個理性的組織(原話記不清了)……這是一句令我感動的話,我因此而邁入了影友會的大門,而這只不過是上個月的事情。

  這堛漫j妹懷著對大俠理性的愛而走在一起,互相關心、互相幫助、互遞資訊,將這個組織經營得有聲有色,當然還有大俠一家無微不至的體恤。不要小看了這隻言片語的帖子,其中可蘊涵了影友的智慧與辛勞,這種無私的奉獻其實是源于大俠給我們的動力。

  我承認我是這樣的人——就算大俠走在我對面,我可能也不好意思跟他講話,而只是遠遠地看著他,默默地祝福他。對於大俠來說,影迷只是一個泛泛的群體,而對於我們來說,大俠卻是我們心中唯一的摯愛。所以,有很多心婺傮Q傾訴,找一個上下不搭嘎的人吧,又怕話不投機半句多。我平時的工作就是多與文字打交道,“見字如面”的話語經常用。進入影友會後,“見帖如面”的話語更形象。在互聯網這個虛擬的世界中,本來飄忽不定的情感在這堜~住了下來。如影隨形的牽掛越過了海峽兩岸,越過了大洋彼岸,根植于每個大俠影友的心中。

  大俠經常扮演著“石頭”的角色,正所謂“一石激起千層浪”,主子的到來會令表面平靜的影友會頓時波濤洶湧,大家會將對主子的“愛憾情愁”全部發洩出來。主子匆匆離去後,小波瀾還會持續良久。之後,大家恢復平靜,繼續在影碟和音樂的小片段中寄託對主子的“愛思”。

  我將主頁設定影友會的主頁,打開電腦,大俠的身影就會躍然螢幕上。查看帖子是我每日必做的事。雖然大家都未曾謀面,但從帖子的語氣與寫作的手法上卻能看出個性的端倪——有的人率真,有的人可愛,有的人穩重,有的人平和又善解人意,有的人甘於奉獻不圖回報……

  一個多月的時間不長,卻能讓我一下認識那麼多朋友。我們談不上志存高遠,卻有著息息相通的心靈感應,在心與心的交流中,撥動著友愛的的琴弦,那麼誰又能說這樣的影友會是沒有前途和單薄的呢?

  愛上大俠是需要理由的,不知我的理由夠不夠充分,能不能有資格介入到大家中。反正我是進來了,我也“中毒”了。

  現在已經太晚了——我欲醉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