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4. 07

應該說和許多與我年齡相近的焦迷一樣,對大俠最初的印象來自於那部十餘年不褪色的,永遠的75

也許因為混雜了太多新近的記憶,我已經不太能夠回憶起當年幼小的我對於那個面貌青澀、笑容溫和的展昭是如何的迷戀。但我卻記得前年夏天在朋友電腦上偶然發現一套《捆龍索》時的喜出望外,記得去年回國無論如何也想搞一套75全集帶回來的迫不及待。十多年間沒有認真看過大俠任何一部戲,沒有追逐過大俠任何一點消息,卻在螢幕上恍然又出現那一襲藍衣的身影時,花癡得撲到同學身上,用爪子拼命使勁地撓∼∼

啊∼蝦米叫做無法褪色的經典,蝦米叫做難以忘懷的紀念,那就是,十年的空白也消磨不了,無論何時憶起都曆久如新的∼∼∼∼∼愛吖!!!

!◎#¥%……※×(繼續抒情∼繼續抒情∼∼)

再然後就是今年的春天了(背景音樂飄過:春天的故事∼春天的故事∼)。先在網路電視上看了幾《集碧血劍》,小小的花癡了一把;然後又被朋友招的看了著名的《人生長恨水長東》,繼而下了《寶蓮燈》來看,狠狠地驚豔了一下。二哥哥的魅力,即使光看外形也幾乎是無可抗拒的,再加上又有賀蘭敏之的圖片不失時機地跳到我眼前,於是至此,我對這個人的外形已然是徹底地折服了。

如果僅僅是這樣,那也就罷了。我一向認為對單純外貌的花癡很難長久,這大概就是我從來沒有狂熱地追過星的原因。但是為一個人的外形癡迷時,不可避免地會去搜索關於他的其他大道小道消息,這一下,便壞了大事。

先被我注意到的是《寶蓮燈》新浪採訪中的一個小細節。剛開始演員就座時話筒拿在曹峻手堙A大概因為他是男一號,準備好了要先發言。然而網友的提問上來就是針對大俠的,於是大俠接過話筒,向曹峻坐的位置欠了欠身子,低聲道:“那我就先說了啊”,於是開始講,導演如何如何好,化妝如何如何好,服裝如何如何好,一起的演員如何如何好……另一個細節出現在一位編劇的blog上。據他講,大俠其實抽煙很凶,但他自己從來都隨身帶煙缸,而且抽煙時從來不讓媒體拍照,因為怕影響不好,不想影迷跟著他學。

我是一個對細節相當注重且敏感的人,因為我相信,小細節能讓你窺見一個人品性的輪廓。比如說,一個對小他二十幾歲的新人謙和有禮的明星,你很難想像他會擺譜、耍大牌;同樣,一個對社會和群眾有強烈責任感的男人,生活中一定是一個有責任感的老公、老爸;工作上也一定兢兢業業、精益求精。

之後,就是愛上九點半的那兩期“永遠的大俠”了。相對於內地總是一本正經採訪的娛樂新聞,港臺無厘頭般的娛樂節目更能展示明星真實的一面,於是這真實讓我從此萬劫不復——他很幽默,耍起寶來叫你笑破肚皮;他很機智,毒舌起來把吳宗憲嗆到無語;他很善良,雖然大談拍戲的緋聞逸事卻決口不提當事人身份;他很浪漫,挖空心思送太太各種意想不到的禮物;他很戀家,拍戲的時候最想念的人是女兒。在螢幕上見過他各種各樣的笑容,青澀的笑、陰冷的笑、無奈的笑、慘然的笑,但他本人的笑容並不像上面的任何一種,那是非常非常∼溫暖的笑容。

我就是從那時起,毅然決然地跳了這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因為,你花癡了許久的形象,剛好擁有一顆具備一切你花癡的品質的心靈,這是世上最最美麗的奇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