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 11 .07

不是沒有疑惑過的,為什麼會喜歡上他。

已經不記得驚鴻初見的時候。想來該是英雄少年的白衣宗保,疏林淺溪前與穆桂英的相遇。那一低頭,一抬眼,成全的遠不止他們的姻緣,也讓我記住了這樣一個名字:焦恩俊。

一別經年。持重沉穩的少年不再,晃眼竟出來了個要多皮蛋有多皮蛋的壽壽。笑得天翻地覆之間,已經全然把這個名字,連同我那一段無憂無慮的記憶,收在了心底不染塵的角落。

可是也僅止於此。也許此時的焦恩俊,對我來說還只等同於那一襲白衣,那一串遠落的笑聲,剪影固然華麗,眉目輪廓卻並不生動立體。

所以也難免犯不少人都犯過的錯;多少把他定位在了花瓶上,直到不久前才發現自己錯的相當離譜。——可一不小心又矯枉過正,深陷不能自拔。

但不管怎麼樣,大概這就是所謂機緣巧合,不經意的時間,不經意的地點,有不經意的發現。

歲月當是特別眷顧這個男子的吧。一路沿著時光盡頭暈黃的光線慢慢看來,他的容顏始終碧枝華葉節節盛開。昭昭那如雨後天青的明朗俊秀,小李那如月冷清輝的豐神俊逸,二郎那如疾電驚雷的凜然威儀,敏之那如玉盤滾珠的慵懶華美。我先不用看別的,端是憑那傾國傾城的一個照面,也定被他虜了心神。  

可好像還怕我陷得不夠深,偏偏讓我看到那一面之外的一點什麼。這一看方知萬劫不復。邪昭魅惑如絲的那一眼宣告了我徹底淪陷的開始——這才知道用眼光殺人是為何意!這個男子,凝眸流目都是戲,昭昭平日的眸正神清和邪昭的妖霧繚繞自不必說,二郎那斜刺堭出的一記眼刀,寒光一現堛漪蝦F,肅殺,堅毅與決絕是如何的攝人心魂,轉背溫柔笑意堛熔敞咫S是何等的寵溺輕暖。。。即使掩不去那一縷悵然和無奈。生平最怕的就是眼睛會說話的人——而那一眼堨]含的萬千風華,雖傾盡言辭也難描繪一二——叫我如何不栽在你手堙C

然而眉目間風流並非焦公子唯一的必殺技,其行止俯仰間又是別樣從容一種,每每看得我忍不住擊節。就說二郎的幾場打戲,閃躲騰挪,挺搶點刺,身形電轉,就是說不出的流暢快意,瀟灑無痕,一氣呵成的俐落中卻又不失力含千鈞的渾厚。不管定格在哪里,幾乎都已然入畫——那角度那風範那舉手投足,怎麼就跟計算過似的精准,放在那堳K是無比順眼捨不得改動一絲一毫。也有細節處的——卓爺欲圍剿紅花集,一身魅紫,負手緩步,那渾然天成的王者之氣便隨他一個掃視洶湧挾勢而來,看得你心上也要一窒。鏢局死士山呼海嘯,而他疾舉右手,然後,緩緩,沉靜有力地握拳,眉宇間是完全“任爾縱橫八荒,我自運籌天下”的冷靜自信。只要那一瞬——毀天滅地般的力量席捲,所有死士倏忽寂然,而螢幕前的我,血管堸罹蕩往L一波沸騰的激越。

仿佛說了夠多,卻發現這些還遠遠不及。若是愛焦,又豈止是愛他塑造的人物而已。當我嘗試著看清台前千面風華背後的那一道身影,才發現這一種真實更能打動人心。

他竟然早在九四年就結婚了!震驚,看到這舊聞的那一刻是絕對的震驚。在這樣浮華紛擾的演藝圈,在以炒作緋聞搏出位的今天,叫我如何相信還有這樣專情有擔當的男人。可他成婚時的表態,多年來的作風,以及從未有花邊新聞的事實最終證明了他的如一。羡慕焦嫂的同時更是羡慕焦哥,人生在世情有所歸,得一心人可以相知相守相濡以沫,難道不是最大的幸福麼。

不由感歎“極品男人”果然符合他的形象,但他背後的景深卻還可以層層鋪開來。

專情,善良,包容,堅韌,開朗,熱情,幽默,慧黠,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細膩平易重感情。。。越是走近他,越是受他的人格魅力吸引。這一種魅力,甚至要超越那些熠熠生輝的人物形象許多,雖然相比之下樸實無華,卻也正因為此,才於紅塵煙火中顫顫地貼合了我們的心跳。

所以,教我們如何不愛他半夜爬到聊天室勸姐妹早點休息的體貼?教我們如何不愛他即使是打著點滴也全副披掛上陣的敬業?教我們如何不愛他十年如一日從事慈善活動的愛心?教我們如何不愛他毫無架子樂於助人的低調?教我們如何不愛他真情流露的淚水,明朗陽光的笑容,風趣詼諧的機智?教我們如何不愛,這樣一個叫焦恩俊的男子。

所以愛焦不惑。

不管是相貌,演技,還是為人,那許許多多零散卻真實的片斷,竟是點點滴滴浸潤到了心堙A不經意之間恍然覺得某些褶皺角落隨之柔和舒展起來,使自己在想起他時有種沉靜單純明亮而不張揚的溫暖。

想來也是有這許多愛焦不惑的姐妹,一路從他青澀的弱冠,風神如玉的而立,看到今日沉穩若定的不惑。依然的愛焦不惑。將來,當時光似水年華靜逝,依然的愛焦不惑。於我而言,自己並不是一個強求的人,也並不執著於一生一世的承諾。一世能堅守對自己承諾的人都少如鳳毛麟角,又如何去求之於別人。但就在他不惑這一年,既然遇到,但求無悔,但求不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