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2/2

耳邊流淌著輕緩的音樂,飄蕩如梭的音符一如流年。

看了某人的一封信,深沉的牽掛。

歎息,這世間終有太多的愛,憎,別,離,是不是真的只有體味過這些才能算完整的人生。


想起一句話:她有如此美麗,所以不必有如此演技;她有如此演技,所以不必有如此美麗。這是邱吉爾驚見費雯麗時發自內心的讚歎。

可是,這句話,也讓我想起了另一個人,就是焦恩俊。

我母親都說,再沒有第二個焦恩俊了。難以相信吧,我媽媽看了他演的角色居然差點都看哭了。我媽媽說看他曾演繹的李尋歡,真害怕他走不出來;而看過他演的卓東來,卻差一點抹了眼淚,不止一次的跟我說她欣賞卓東來,反倒是我很多次的幫司馬超群說話。

焦,他有如此容貌,所以不必有如此演技;他有如此演技,所以不必有如此容貌。

可是,往往太過完美的東西,總是易碎的。費雯麗碎了,好萊塢只為她一人而分裂。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宿命。同是天蠍座的焦,也正在承受著這世間總總加之於他的苛責與坎坷,愛憎與別離。

我曾經看費雯麗的傳記,看到淚流滿面,我恨自己不能生在有她的時代,不能在她絕望痛苦的時候,對她說出隻言片語,哪怕能夠給她遞一杯白開水也好。

可是,我現在慶倖,我能夠生在焦的時代,能夠看他親手寫的博,能夠真實的感受他的喜,怒,哀,樂,能夠找到影友會,能夠成為他的家人,能夠結交到同樣喜愛他的,善良的JM們。

能夠和其他焦飯一起,用微不足道的一聲問候,一個微笑去化解一種或者被稱為宿命的東西。


也有人說,性格決定命運。

我曾經也曾怨歎,如果他真有他扮演的角色那樣睿智,那樣的三頭六臂,該多麼好。

又或者,上天不會讓一個人真正的完美。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真誠,他單純,他不夠聰慧,他不懂得保護自己,甚至不懂得以何種方式去愛,去珍惜他所在意的東西。

但是,他愛著。

在娛樂圈這個花花世界,他早早的結婚,早早的承擔著他能夠承擔的一切。

在燈火閃爍,流光溢彩的世界堙A在短暫的迷惘後,他依然是他,依然信守著高潔無悔的人生信條。

他不是神,只是一個血肉之軀的普通人,將所有的光芒與鮮花卸下後,他只是一個思念著女兒的父親,一個渴求著溫暖的凡人。

一壺濁酒能夠飲盡多少的悲傷,一根香煙能夠燃盡多少年無怨無悔的歲月,一封信一句話又能夠承載多少的思念與離殤。

善意的點撥與提點,能使人成長,而太多的人因著他出神入化的演技而創造的神話,將一個個本不屬於他的幻覺與光環強加到一個血肉之軀上,所以導致失望,導致怨毒。


因被神話的偶像,終於回歸了現實,終於呈現出他真實的一面。

也許,這個世界上,一切事情都得付出代價。尤其是一個被神話的人。

你的任何一點不完美,任何一顰一笑,一言一行,都有可能為你為你的親人,遭來榮譽遭來鮮花遭來傷害。

因為你早已有形無形的被你的存在方式推到公眾之前。

有多麼的光彩,背後就有多麼的寂寥與辛酸。

幻覺破滅了,有人離開,有人留下;有人在流淚,有人在冷笑。

離開,因為愛;留下,也是因為愛。

流淚是因為有一顆還有生命的心臟;冷笑,是因為那顆本該屬於人類的心臟正在漸漸麻木不仁。

無論怎樣的愛,都無關對錯。但是,若真是愛,就應該愛一個人軀體容貌的同時,愛上他的靈魂;愛一個人天神般光彩的同時,愛上他作為一個普通人,所只能擁有的會被時光銷蝕掉繽紛美麗的血肉之軀;愛上他健康時的活蹦亂跳,生龍活虎,也憐惜他生病時的孱弱無助,擁抱他光鮮亮麗堅實有力的胸膛,也握住他光影背面蒼白而顫抖的手指。


也許,歲月終能夠帶走一切。

好的,不好的。讚歎,責難,鮮花,傷害……

世界上沒有永開不敗的鮮花,沒有永保青春,不老不死的人。

同樣也沒有永遠的誤會與仇怨,只是這之間的歲月太過漫長而已,不過是從晨曦的初見到黃昏燈火蹣跚時的回憶。

愛,只要愛對了方式;只要愛能夠經受住世事與時間的考驗;只要在寒冬的時候播下了種子,它總有一天會生根會發芽。

當一切事隔境千之後,當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我相信所有的付出終會得到回報,所有的誤會終會被冰釋,所有的感情終能圓滿。

子規夜半猶滴血,不信東風喚不回。


在喜歡的電視劇堙A沒有看到圓滿,因為是別人在寫著早已安排好的劇本,我們所能做的只有一遍又一遍的看著自己喜愛的人物最終奔向那既定的結局。悲傷,落淚,卻無能為力。

可是現實中,沒有誰在安排一切。我聽人說,焦說他最想演的就是他自己。

那麼,劇本就應該握在他自己手中,握在所有愛他的人手中。

我多麼希望,焦哥自己所有的努力,我們所有的祈禱與祝福能夠換一個現實的圓滿!

焦哥也罷,我們也罷,

只要愛了,就無怨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