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8. 09

喜歡焦恩俊之後,我不想再喜歡上什麼明星了。

焦恩俊不是我喜歡時間最長的偶像,我也不能說我是在看完寶前這幾個月後才迷上焦恩俊。

本人生於八六年,所以,成為眾多人的“初戀”的展昭也是我年少時心中最純淨的一份美好;落寞憂鬱的輕咳和淩厲瀟灑的身手是一個多麼尖銳的矛盾,但是,表哥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化矛盾為漿糊,雖說那幾年我因電視臺似乎永無休止的播放而心生厭倦,但表哥的那滴眼淚也滴進了我的心堙K…

原諒我,寶前之前的焦恩俊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兩位……

從展昭到寶前二哥的十幾年間,若有緣與人提起焦恩俊,都是淡淡的一句讚揚,挺好的。別人向我提起焦恩俊,我也會是淡淡的與之回憶一下記憶中那團淺笑的火紅……
現在想想,那種感覺真好。

寶蓮燈播出時,不喜歡他們將一個本來平淡無奇的神話故事變得如此光怪陸離......每次看寶蓮燈,總是看到沉香的表演。僅有一次看到二哥,鎧甲裝,現在想是當時他一定做了某個猙獰邪惡的表情,讓我對他那個上挑的眼線大皺眉頭:禍禍(東北話,糟蹋的意思)演員的電視劇,焦恩俊怎麼想的,接這種劇!

現在想想,應是緣分未到.....

然後,上了大學,看到一本叫《電視劇》的雜誌,然後愛上,每當期中涉及到焦恩俊的,一小張圖片也好,也會認真去看。不過我仍然不是焦恩俊的影迷。

直到寶前首播結束幾個月之後,從別人口中得知有了寶蓮燈前傳,講的是二郎神的故事,馬上跑去下來看。我不管是誰演的,將二郎神的故事的我就要看。

........

但是,我心中還是有點納悶的,既然二郎神他自己曾經劈山救母,為什麼又會去阻止沉香救母呢?

說到底,我需要一個解釋。
直到寶前的出現。
我知道了他的救母那麼痛徹心扉,知道了他也曾經那麼狂放不羈,知道了他心中渴望簡單自由。欣喜的看到這個楊戩如我心目中的楊戩一樣義薄雲天浩氣凜然,分毫不差,至於那個意外的師傅,是另一種溫暖。和寸心的那段感情,也能在最後讓我心中流淚,又是另一個意外。

總之,我看到心目中的楊戩穿越幾千年活過來了。
於是我徹徹底底的成為了焦恩俊的粉絲。

我每天潛在吧堙A看這看那,看讓我眼花繚亂的喜愛。然後前一陣子忍不住起了個名。
我看這看那卻從未看過大俠的博客。
直到今天看了吧堛煽X個帖子,覺得氣氛有些異樣,都跟大俠博客有關,就去看了,從第一篇博文開始看。

一張一張,從他發的那些照片,從他畫的那些畫,我開始明白當年的展昭為什麼能有清澈如水的眼眸,開始明白一個不惑之年的男人為什麼可以笑得如天真少年。因為他的心是純淨的,他的心內嚮往著一種平和安寧,淙淙的溪水,漫天的花葉,幽靜的小屋,是他心靈渴望的棲居之地。

他愛黃昏,愛夕陽。巧,我也愛黃昏,愛夕陽。所以我相信他一定真摯的珍惜他曾經愛過的一直愛著的和一直給他愛的一切。

他只不過想為個簡單的理由好好生活而已。他像一個孩童一樣嚮往著童話中的住所。
蒼天,如果我不知道這一切多好。我就可以像以前一樣陶醉於他的笑與瀟灑。可是現在已經不可能。

聽到他疲憊的心聲,就不能不注意他眼底的辛酸。又怎麼能心安理得沒心沒肺的繼續索取他的微笑。即使他很堅強。

我不知道自己是因為什麼而失落,也許是因為無力,也許是又一次看到童話不能完滿,也許是自己在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心也有些累了。突然想回到幾個月前我依然是淡淡的欣賞著焦恩俊的日子,那樣,我所知道的焦恩俊,就是一個溫和的微笑著的人,我也會在看到那樣的笑容時輕輕勾起嘴角,欣賞這世間一個美好的畫面,而不是像如今這樣,唏噓。

可是我知道,我已經不可能回到從前那種狀態了。

所以我只能祈禱,在焦恩俊之後,不要讓我再喜歡上什麼偶像了吧……

我的另一位穿越時空的偶像納蘭公子啊,你為什麼要說出那句至理箴言啊!

人生若只如初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