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9. 09

秋天又到了,這是我最愛的季節,一如我愛的大俠。從簡單的花癡他的外表,到走近他,深深愛上這個如此真實而真誠的男人,步步走來,越來越覺得,這個男人真像我最愛的季節——秋。

秋日寧靜,不聞鳥鳴蛙噪,不見百花繞眼,不覺風嘯過耳,靜夜媮聒玻n聲,倒是“鳥鳴山更幽”了。如他,寧靜,無論身在何處,閃耀的鎂光,喧囂的紅毯,紛紜的傳聞,於他,仿佛滴水入深潭,只在水面泛起淺淺的漣漪,那一泓秋水深處,依舊波瀾不驚。“娛樂圈很複雜,我卻可以很簡單”,靜如秋水的言語,讓我如此動容。

秋日高遠,碧空如洗,天高雲淡,風朗雨細。走在秋天堙A最習慣的動作就是仰起頭,透過蕭疏的落葉,望天——高遠,廓然,就這樣心甘情願的沉在這樣的秋堣F。如他,淡淡的笑著,一路走來,只問攀登不問高,憑他風光無限,憑他毀譽漫天,一笑淡然。愛他如我們,自然知道那笑容背後幾多艱。只是,他能笑看,我也願笑著陪他這一路,此後的話,不需說,不用說,朗然如他,自然明。

秋日溫暖,而不耀目,斂去了夏日倏雨倏晴的變化無端,只餘一縷柔和。淡淡的雲,淡淡的風,淡淡的陽光,溫暖,清朗,隨風而入心田。如他,不管曾經歷過多少滄桑,總把自己的悲喜憂歡淡淡地斂入眉間,只在唇角帶著一絲雲淡風輕的笑。帶著這樣的笑,在臺上如王子般翩翩起舞,在劇組幫劇務扶板抬架,在家人們離去後牽掛平安。“支持我,陪我一起走”,溫暖的話語如初,而一起走來的路上,被支持的何止是他?曾幾何時,又何嘗不是他用自己沉浮風雨的勇氣和堅持,在支持和鼓勵著我們更堅定地走我們自己腳下的路?

秋日蕭索,卻從來不失硬朗。秋日雖蕭索,卻獨“清冷”二字,占盡風流。最愛“無邊落木蕭蕭下”,雖然李探花最愛梅,可看見他,我卻總會想起這一句,總覺得,落花雖美,卻稍嫌纏綿有餘而硬朗不足,總不及落葉更有一番滄桑入骨的滋味;最愛“試上高樓清入骨”,若以四季相比,二郎真君非秋莫屬,威嚴肅殺,淩厲之後,卻有無人看見的孤清;最愛“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堙A長煙落日孤城閉”,一看見白馬銀槍的宗寶縱馬而來,背後風沙莽莽,煙塵浩蕩,我最愛的古戰場啊,就這樣隨橫槍立馬的少年奔來眼底了。

萬千角色,終不及他,叫我最容易想起秋日,因為,個人切身感受,秋天是最適宜胡思亂想的季節,而他也應該是個容易胡思亂想的人吧。在他的博客堙A常常看到關於秋天的文字和圖片,總覺得有種刻骨的孤獨和寥落,他在感慨人生的悲歡離合,思索生命的來處去處,有透徹處,有迷茫處,有明朗處,有憂傷處。凡塵中掙扎如我等,浮華幻變如那樣的圈子,又有幾人能去細細想想這些東西呢?深刻如他,怎能沒有刻骨的孤獨,或許,凡善思者必孤獨吧?這樣的孤獨,無人能解,無人能代,可是,在這樣喧囂的世界,能有這樣的一份孤獨,又何嘗不是一種幸運呢?既然如此,我不求開解,不求替代,只照著他說的,陪他一起走,于他於我,都應該得其所哉了吧?

謝謝秋,有了這樣一季,讓我這樣的人胡思亂想也罷,總有了可以懷想的由頭;謝謝天,有了大俠其人,讓我們可以傾心,可以祝福,可以如此的遙望他,陪著他;謝謝大俠,可以讓我們如此放心的走近他,讀懂他,因此也就更加的愛他;謝謝家人,可以讓我放開胸懷暢所欲言的說出來,我有多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