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2. 09


我燒焦了。

最初追著大俠的片子看的時候室友就說我燒焦了,對著小竹子和金蛇笑得一臉癡迷的時候室友鄙夷地看我——現在的小孩子,就是愛追星。

我說沒有,我不會,不可能對一個影星有什麼感覺。

角色和演員,我一向分得很清楚。

就像我愛極了那個叫白飛飛的女子,卻至今都沒有成為豔迷,就像我執著於那個叫七夜的孩子卻一直不願以遠迷自居。

所以我也不會成為焦迷的。

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時隔近兩年。

我會願意沒事翻同一個演員的片子——也許因為我喜歡他的演技,或者可能是我喜歡那張臉吧。

所以被二哥驚豔的煞到之後跑去翻七五,翻武當,翻施公奇案——順便驚異的發現當年讓我癡迷過好一陣子的壽壽原來也是——
於是開始佩服他的演技,幾乎在壽壽和二哥之間找不到一點相似之處,一丁點都沒有——甚至哪怕把壽壽和二哥的照片放在一起我都很難認出那是同一個人。

於是後來的後來,陸陸續續看了新包青天,青白,狼俠和雷峰塔英雄傳。

只不過我沒想到,讓我開始漸漸疏遠他竟然是因為李尋歡——焦哥的成名作。

問題不在他身上,在於我無法接受這樣的人。

李尋歡“讓妻”讓我自始至終都無法釋懷,甚至我一直覺得他是自作自受——一直到現在我都無法喜歡上這個人。

我想,就這樣了吧,畢竟,曾經讓我心動的演員也不只一個兩個,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何況,我沒有真正對其中任何一個付出過感情。

演藝圈的事,我敬而遠之。

何況,家長老師諄諄教導,似乎演員,都只嘩眾取寵之輩。

後來是一次偶然的機會,見到了敏之的一張劇照。

我一個同學曾經驚異的問我——你看小顧第一眼感覺不是驚豔?我說不是,然後拿出敏之的劇照——我的同學燒焦了。

可惜,我還沒有燒焦。

沒錯,我也喜歡小顧——可不是因為一張劇照的驚豔,而只因為瞭解之後的心疼——心疼了,就不能不淪陷。

現在想來,對他,也是這般吧。

於是,在焦急的等待《日月淩空》播出的日子堙A又順手翻了些大俠其他的片子看。

碧血劍,鳳求凰,魔幻手機……我甚至抽時間看了一段紅孩兒。

本以為又是迷一場就過去了……可是萬萬沒想到,我偶然進了焦吧。

潛水潛了很久了。

我這樣走過路過的地方太多了,只是沒有想到這堙A會讓我決定留下來。

因為我真正看到了他——焦恩俊。

一個演員,一個出道數十年的演員,竟然在剛剛出道之時就已經結了婚——竟然,這麼多年,連一樁緋聞都沒有。

我聽過太多演藝圈的黑暗與浮華,都是一笑置之。

可是你真正瞭解一個演員麼?不瞭解,你又怎麼可以妄下評斷?

所以很偶然的,我看到有關這個男人的點點滴滴。

那個嚼著口香糖強忍煙癮的男人,那個真心實意視每一個影迷為家人的人,那個對演繹對工作如此執著的人,那個如此細緻如此體貼……有的時候讓人想落淚的人。

只恨君生我未生。

我不知道那背後還有多少故事,也不知道焦吧的點滴文字記錄了多少,我只知道,那個時候開始,我動了感情了。

沒有等到《日月淩空》卻意外的迎來了寶前,全然不顧旁人異樣的——你還看神話片——的眼光,抱著電視從第一集追到最後一集,到最後淚流滿面。

室友驚異地望過來——你不會是——迷上了吧?

我說對,我燒焦了。

我也是真的,動心了。

你說我追星麼?

你們誰能明白,那個那人背後有什麼?

你是否真的願意瞭解他,不曾瞭解,有什麼說三道四的資格?

我是真的,心痛了。

你知道麼,我的心好痛。

我已經第四遍看七五了。

這個展昭,這個展昭——只是這個展昭。

有的時候感覺這個展昭身上有一點淡淡的,不屬於展昭,不屬於南俠的氣質——或者說,不屬於我心中的那個南俠。

我一直都是個很挑剔,很挑剔的人,就像看過紅樓原著後對所有演員的飾演都覺得有那麼點若即若離——潑辣的鳳姐演得恰到好處,我承認她真的演得很好,可是離我心中那個人,終是差了半分。

可是這個展昭——這個讓我心疼的展昭。

我知道,那分不屬於展昭的氣質屬於他——焦恩俊。

那種淡淡的內斂,不經意的薄愁——我漸漸知道,初拍七五的時候,他發展的並不順利。

於是我為他心疼。

這個展昭,走進了我的心堙C

沒有人可以代替,包括我曾經設想的那個展昭。

這是他的展昭,屬於他一個人的展昭,我會把他,珍藏在心堙C

在那之後,我不再避諱,因為我是真的燒焦了。

發瘋一樣翻出他以往的片子看——越陷越深。

這個男人,我會記得他,一直記得他。

我已經無法自拔。

我曾經對室友說,我是二郎迷,也是焦迷,但這之間,沒有一點關係。

室友不解。

於是我拉她去看二郎救母那一段。

最後我和她抱著哭成一團。

你說感染你的是誰?

二哥麼?也許罷,古籍上看到二郎救母的故事我一樣會敬佩,會惋惜。

可是如果沒有這個人——如果沒有這個人的執著,沒有他的全部感情的投入,怎麼會,影響了戲外這麼多人?

於是,室友也燒焦了。

我想,就是這樣了,在我把我以前看過有關焦哥的片子重看過一遍之後,我決定,留在焦吧了。

路過的人不付出感情,可是我,賠上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