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俊檔案 恩俊影蹤 圖片璧紙 傳媒報導 博客精選 焦迷心聲 恩俊語錄 圏內評價  

20.3.05

 


又見恩俊夫婦( 參加“風流戲王”見面會活動始末)(節錄)

作者:靜    29.3.05

隨著主持人的一聲有請: 「焦恩俊、戴嬌倩」。 踏著高分貝的尖叫聲,那個我們大家愛著寵著的人,微笑著向我們走來。

雖然幾個月前才見過他(確切的說是整4個月,仙台酒業開幕典禮是2004年11月20日,無巧不巧的,也是個週末,不知是巧合還是他們有意安排的),今天的他還是給我耳目一新的感覺。那份帥呢,ADA 有視頻放上來,親們自己去看,在此就不多作描述了。

還是忍不住囉嗦一句,經過宛林細心、貼心的裝扮後,我們的帥哥呢就顯得更帥了,既陽光又時尚,髮型個性但不張揚。看上去很精神,只是稍嫌瘦了些,細胳膊、細腿的,還好腿側的裝飾帶起了橫向延伸的效果。當我們喊出: 「恩俊、恩俊、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哦,錯了,錯了,是我們永遠支持你!!」的時候,他露出了甜甜的、憨憨的、親切的笑容。

整個節目都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中進行,主持人幾次提到小李飛刀,問他意見時,他希望大家忘記小李,關注他現在演繹的角色。雖然不止一次聽他講他的星路歷程,再聽、還是感動,還是感慨萬千,隨著他的敘述,我好象看到一個行走在雪地堣H,每一步都留下了深深的腳印,走得艱難卻很扎實。看到他笑談過去的艱辛與快樂,再一次折服在他積極向上的精神堙C無論身處順境,逆境都始終堅信———只要堅持,目標終會實現。

提到影友會,他也是一臉的幸福表情,看他學著自己深夜收工後給我們發帖時眼睛睜不開的樣子,心堬3◥滿A鼻子卻酸酸的,直想抱著身邊的人痛痛快快地哭一場。幾十分鐘的節目很快就接近尾聲了,主持人要求他們表演節目時,他擺了個POSE就輕鬆過關(就是朱壽請捏糖人的人為他捏一個趙子雲時的那個POSE)。

戴嬌倩則與主持人合唱一曲,此時,工作人員為烘托氣氛,打出很多泡泡,美麗的泡泡彌漫在他們周圍,整個畫面顯得唯美而虛幻。正舉著相機準備為戴嬌倩拍照,尋音搶走了相機,回頭一看,焦哥正噘著嘴吹那些飄在他面前的泡泡,樣子悠閒而自得其樂。懂得減壓,懂得忙堸蓿╮A自娛自樂,保持最佳工作狀態,這就是我們欣賞的焦恩俊。

伴著舒緩的音樂,兩位元貴賓在四川電視臺的簽名板留下自己的名字,至此,宣傳會也劃下了圓滿的句號。來不及等我們挪動麻木的雙腿從地上爬起來,後面的學生已經迫不及待地從我們身上飛了過去;害怕他們踩壞橫幅,我們顧不得腰酸腿疼,急忙手腳並用從滑溜溜的地板上爬起來,飛快地收起橫幅,好象邊上還是有被踩到,也沒來得及查看是否在上面留下了腳印。看到那麼多學生圍著我們家焦老師簽名,既為他高興又為他著急。高興是因為看到喜歡他的人越來越多,著急是擔心那麼多的簽名,什麼時候才能簽完,會不會簽到手抽筋。

也不知道是我們幸運,還是他們夫婦太貼心,考慮得太周到,每次都是在我認為不會再有節目時,收到與他們小聚、閒話家常的通知。聽到四川電視臺那位導演通知我們別忙走並安排工作人員悄悄引我們到一個小會議室,等待恩俊夫婦到來時,真的有點喜出望外。剛準備在進門的位置坐下,卻被跟在身後的豔冰往堭嚏A最後在離主位很近的地方坐了下來。

幾分鐘後,他來到我們中間,路過展板時停了下來,看了看,問:「這是我嗎?怎麼像個女的?」然後,一手提起展板再仔細看。誰應了一句:」嘴很像。」「恩,很像。」他點點頭。那個小會議室桌椅的擺放是比較老式的,當中一個長方形的桌子,左右兩邊座椅挨個兒排著,上手一個主位,讓我想起,皇帝老兒上朝時,文武白官分列左右的情形。他在主位上坐定後,許是覺得這種坐法太過正式、嚴肅,冷不丁冒了一句: 「恩,那個中東的局勢。。。。。。」

惹出一片笑聲,氣氛隨即活躍起來。看著拿著相機跑前跑後的梁總,對他說:「你現在看上去就像我們影友會的幹部。」雖然談笑風生,雖然春風滿面,我卻看到一個臉上、眼睛媦g滿疲憊的人。他坐在椅子堙A手肘撐在扶手上(我在累得腰酸背痛的時候也是這樣坐的)。還跟我們解釋,昨天拍了一天的戲, 台詞量大,且一語雙關,滿屋子的人就他一個人在講話,演起來很累,很辛苦,所以今天精神狀態不佳。

看他這樣坐著,說著話,雙手交替掰著指關節,驚覺那雙手竟比上次見他時小了很多,心驚之餘,是心疼,感覺就像心被針紮了一下,又被一隻手緊緊地攥著。跟他近在咫尺,本想好好把握這個機會,聊幾句,但看到他明顯睡眠不足的眼睛,什麼都不想說,不想問,不想他費神,只想靜靜地陪他坐幾分鐘,同時放下了手中的相機,不再打擾他。

突然覺得,當演員好辛苦哦,為了給觀眾呈現一個完美的藝術形象,在透支情感、透支精力的同時,也在透支著健康(寫到這堙A竟聽到有人在放《施公奇案》堛漕滬滿u記號」,一時間悲傷得不能自已,擱下筆,任由眼淚盡情地、無聲地滑落)。後來,他有沒有再說什麼,或者別人說了些什麼,我都聽不到了。

接著宛林來了,捧著我們送的花,見到曉星姐和雲姐開心得不得了。
她還是那麼漂亮,頭髮剪短了一點,顯得精神些,紅色毛衣外,罩一件綠方格短大衣,大方、得體(毛衣挺別致喲)。

看看半小時的相聚時間過得差不多了,連連催促我們到外面照相去。

這才拿出展板請恩俊簽名,但筆的顏色簽在上面字顯不出來,於是他問: 「簽哪兒?簽臉上嗎?」

「隨便你,你想簽哪兒就簽哪兒。」ADA說。他真的一筆朝臉上畫去,站在旁邊的我有點不敢相信地看了他一眼,他畫下一筆後,好像也覺得不妥,改簽到了別處。

而那一眼讓我看到了他長長的眼睫正像一把扇子,上下一忽悠,雖然在電視堣w經熟視無睹了,但現在看到還是有點「嫉妒」,為什麼他的睫毛長那麼長?之後,那把扇子老是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的。

要合影了,他建議一些人站在凳子上,邊說邊伸手搬過一條凳,我趕緊上去幫忙,再搬了一條,凳子很髒,抓了一手的灰,拿紙巾抹板凳時,本想遞一張給他擦手,終因害怕自己會不自覺臉紅而放棄,自動忽略他手上的灰塵。(姐妹們,千萬不要像我這樣沒出息喲)

擦著凳子,心媟Q著,要我們站到上面去,那還不個個都成穆鐵柱了?凳子擦乾淨了,他居中一坐,看來他已經改變主意,不會讓我們站到凳子上去了。我以為馬上就有姐妹坐到他旁邊,等了一下,居然沒人去,見他招呼著,我便大著膽子坐到了他身邊。我們肩並肩,不對,我的肩離他的肩還差了一大截呢,確切的說,是我的肩挨著他的手臂,那感覺好象靠著一棵樹,同時又有點後悔,因為我發現離他太近還是會緊張,造成的後果就是把合影照成那個樣子。

幸福、愉快的時光總是轉瞬即逝,又到了說再見的時候,與我們揮手告別,相約夏天北京再相會。

明明早就知道相聚是短暫的,明明知道說再見是必然的,明明知道天下無不散之宴席,明明也知道我們還會相聚,但看到他們離開,想到即將和姐妹們分別,還是不可避免的傷感,一時間什麼心情都沒了,什麼情緒都有;

吃晚飯的時候,好想流淚,幸好來了通電話,借著接電話,背對他們,站到窗前,任淚水充盈了眼眶,再讓風慢慢吹幹。本想搭當晚的火車回家,但想到和家人們相聚一次不容易,於是,留下來和曉星姐、梁總他們一起聊天,唱K...

這期間,曉星姐收到恩俊夫婦發來的短信,說他們感動得想流淚,我們又何嘗不是呢?良宵苦短,與曉星姐和雲姐道別,回到酒店,夜,已經很深了;回到飯店,大家都很累了,但還是想看看ADA錄的DV效果如何...

坐在床上看DV,突然覺得好冷,裹著被子,雙手抱膝,頭耷拉在膝蓋上,眼皮重得再也張不開了...

回家的路是一個人走的,孤單,卻不寂寞,因為我心婺豸F很多家人給我的愛!!!


貓貓的成都之行 (節錄)    

作者: MAOMAO       31.3.05

大家來到川台演播廳門口,主辦方很熱情地歡迎我們,並且很抱歉地對曉星姐姐說:“實在對不起,演播廳的座位全都滿了,只好委屈大家坐在地上。”曉星姐姐非常有禮貌地道著謝,我們也很守紀律地低聲說著:“沒關係”“謝謝!”然後,工作人員就帶領大家從旁邊窄窄的小路走向演播廳。負責錄像的Ada走在最前面,接著是拿著展板和橫幅的芹菜、尋音,抱著鮮花的暗香、雪晴和紫衫。我想到堶悸漲鼽m一定很緊張,便有意讓大家走在前面,如果真的沒有位置了,我隨便找個地方站著就好。窄窄的過道很黑,我還沒有走進演播廳,就聽到堶捷ルX了很大分貝的驚呼聲:“哇—!”“哇——!”等我進去了才知道,我們整齊的一群小紅帽一入場,就得到了第一個“哇!”;我們的展板一打開,第二個更大聲音的“哇——!”就跟著來了,等到我們非常有秩序地在導播的指引下在地板上坐好時,便立刻贏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

        因為我幾乎是走在最後,所以我的位置在演播台的最左側。看了一眼臺上主持人和嘉賓的位置,我不禁心中一跳——天哪,我的這個位置,應該是離大俠最近的!不是吧?我的心開始很快地跳,緊張?興奮?好象都不是!那種感覺真的說不出來,汗!

        導播很耐心地和抱著花的暗香、雪晴、紫衫交流著,囑咐著送花時的安排。由於宛林不可能在臺上,所以我們請示了曉星姐姐把紅玫瑰和百合都送給大俠,而紫衫則主動提出將那束代她媽媽送給大俠的花轉送給戴嬌倩。紫衫,謝謝你,也謝謝你的媽媽!

        導播很委婉地囑咐著我們:“我非常明白和理解你們激動的心情,但我們是現場錄製,希望你們在節目錄製的過程中不要太衝動,要聽從主持人的安排。”他的意思我們當然明白,暗香和雪晴馬上就保證:“導演你放心吧,我們焦恩俊國際影友會的會員是絕對不會衝動的,我們會一切聽從主持人的安排。”導播非常感動,連連說:“謝謝,謝謝你們!”暗香、雪晴,你們說的好!為你們鼓掌!

        2點,節目準時開始。隨著主持人的一聲:“有請焦恩俊、戴嬌倩!”大俠滿臉含笑、步履輕盈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曾經無數次地想像著,見到大俠時,我會是什麼樣子。會緊張得不敢看他嗎?會興奮得說不出話嗎?真的不知道。現在,我見到他了,感覺呢?感覺去哪兒了呢?主持人在向大家介紹焦恩俊國際影友會,大俠的臉轉向了我們這邊。我的右手放在腿側輕輕地向他擺了擺(汗!我不是有意的!不知道為什麼就會擺了擺手!)天哪,大俠立刻就回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大俠這燦爛的一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記憶中,感覺回來了!沒有緊張,不再心跳加快,凝望著大俠溫馨的笑容,我的心中一片寧靜。

        兩個小時節目的錄製,大俠談笑風聲,睿智機敏,幽默風趣,Ada上傳的視頻大家已經盡賞,貓不再多說。在這媟Q說的,只是貓對大俠的感動。

       當我們喊出:“恩俊恩俊我愛你,我們永遠支持你!”的口號時,他甜蜜溫馨的笑容感動著我;  當他講述第一次演戲給新人看,說出:“當時我心埵n爽啊!”這一句話時,他興奮、自信的表情感動著我;當他回憶起艱辛的星路歷程時,他  堅定、執著的信念感動著我;當他讓我們把掌聲送給他的另一半——他口中堅強、勇敢的宛林時,他溫柔、愛憐的真情感動著我!整整兩個小時,我的眼睛沒有離開過大俠(我想在場的姐妹們也一定是的)這麼近距離地與他同在,聽著他說,看著他笑,貓貓的心堨R滿了溫馨。

        幸福的時光總是覺得短暫,隨著學生們湧到大俠的身邊,活動也接近了尾聲。目送著大俠被保衛人員簇擁著離開,心媔}始有了一種酸酸的感覺。

        真的沒有想到川台會安排大俠和我們有一個小聚(我想一定是大俠和宛林為我們爭取的吧!)大家來到五樓的小會議室等候大俠。不知是否是貓的緣分?我竟隨著曉星姐姐、雲姐和梁總來到露天平臺上。剛剛給梁總和曉星姐姐照了一張像,就聽到Ada在叫:“大俠!”急忙回頭,大俠臉上仍然掛著親切的笑容,向我們走了過來。“你好大俠。”雲姐、梁總和大俠大著招呼。大俠向大家伸出手來,雲姐、梁總和大俠握了手。我就站在梁總的身邊,曉星姐姐把我介紹給大俠:“海南貓貓”。大俠笑著向我伸出手,我本來已經平靜下來的心突然又急跳了起來,我拉住大俠的手,輕輕地握了握,還好,沒有忘了說一聲:“大俠你好!”

        隨著大俠來到房間堙A自作聰明地想著大俠有一定會坐在靠門口的主位上,所以趕緊跑到最堶情]貓真的是誠心想把離大俠近一點的位置讓給姐妹們的),可是真的沒有想到,大俠竟然一直走進來,看過展板後就坐在了我的身邊!這回可真的是近在咫尺了!在家人們中間,大俠和剛剛在演播廳的時候判若兩人。儘管他不時地和大家開著玩笑,盡力營造著輕鬆的氣氛,但仍然無法掩飾住他的極度疲倦。特別是他對大家說完他昨天一個人在講大段大段臺詞後那輕輕的一歎,讓我的心難過的禁不住一顫。瞬間,他拍《狼俠》時的受傷;拍《風流戲王》時的中暑;拍《十八羅漢》時的寒冷;拍《我愛河東獅》時的~~~~~~~~~~一幕一幕在我的眼前晃動。大俠,你真的太累了!姐妹們大概都有同感,沒有人拿相機,沒有人要簽名,甚至都沒有人說話。大家就這樣靜靜地聽著、默默地看著我們心中最牽掛的人。

        時間快速地溜走,宛林不得不提醒大俠:“抓緊時間,大概還有15分鐘。”大俠站起來:“好,大家出去照相。”

        大家來到院子堙A大俠簽好了展板,梁總提出先照全家福,大俠回應著,並走過去親手搬凳子。我馬上想起大俠拍《十八羅漢》落發時親自鋪報紙接頭發的事,禁不住又是一陣感動,急忙走過到他的身邊輕輕擋開他的手,小聲地說:“大俠,您讓我們來吧!”

        大家把大俠簇擁在中間,拍照時竟然是大俠在喊:“來,123!”哈!戴嬌倩說的還真對,大俠也像是我們的 “班主任”啊!

        全家福照完以後,大家開始分別和大俠合影。大俠伸開他的臂,輕擁著他的每一個家人。喜悅和笑容,定格在那一刻,親情和愛,留給了永遠的回憶。

        在大俠和家人們分別合影時,我跑到了宛林的身邊,曉星姐姐再次介紹了我。宛林笑著叫我“貓貓姐”。我把從海南帶來的雞蛋芒果送了10個給宛林,希望她和大俠能嘗嘗海南最好吃的芒果(貓可不是只送給大俠哦,我帶去的芒果姐妹們都有份的!)宛林不停地說著謝謝。看著美麗的宛林,想著她為了大俠的成功付出的辛苦,我真的好敬佩她,忍不住伸出手臂輕輕地抱了抱她。

        無論多麼依依不捨,大俠和宛林還是要走了。大家送他們到門口,細心的宛林不停地叮囑大家要注意安全,到家後一定給曉星姐姐發短信報平安;大俠坐在車堣]一直不停地向大家揮著手。車子在宛林的:“我愛你們!再見!”的道別聲中慢慢地開出了院子。

        送走了大俠和宛林,曉星姐姐帶著大家在成都最有名的小吃街——錦埵Y晚飯。用餐中,曉星姐姐收到宛林發來的短信,說他們已經在機場。宛林再次對大家趕到成都相聚表示感謝,並說她和大俠都好想哭。聽到曉星姐姐轉達著宛林的話,幾乎每個姐妹的眼睛堻ㄕ酗F晶瑩的淚在閃動。大俠,宛林,我真的已經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敬意,還是用最古老、最純樸的一句話好了:“大俠,宛林,你們太好了!我永遠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