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俊檔案 恩俊影蹤 圖片璧紙 傳媒報導 博客精選 焦迷心聲 恩俊語錄 圏內評價  


    
24.8.07

作者: kindregard

~~~~老大剛露面時居然沒人注意到,風一樣就進來了,走得那叫一個快。 神不知鬼不覺中,老大一陣風一樣進來,黑t恤牛仔褲,棒球帽運動鞋,打扮依然普通得像鄰家大哥,卻帶著他特殊的磁場,引發了一陣尖叫。身邊數人沖著那個匆匆奔向休息室的背影哀歎:老大你又瘦了,看你的腰啊!(某k身高1米65,體重100斤,據數人目測,老大的腰跟偶差不多,那是絕對絕對不到二尺啊!)

~~~~手機片花堙A老大鏡頭很少,鬱悶。不過時裝真帥啊,而且是天籟一樣的原音哦。雖然老大平常有時可以說很地道的京片子,在戲堛瑭n音還是很糯米很糯米。

~~~~再出場就是放完手機片花了,跟舒暢、李濱一起。影友會鮮花,每人一束。主持人建議擁抱,老大拒絕。

~~~~某k送李功達禮物時犯錯,老大提示。 應該說“重塑經典,再創輝煌”,偶說成了重塑輝煌,再創就接不上了,老大腦子快,提了一句“再創高峰”,幸虧我還記得回頭謝謝老大,不過沒敢看他。

~~~~寶前開機,老大是絕對男一,製片人金口玉言。 

~~~~李功達原話:(寶蓮燈前傳)最主要的演員是焦恩俊先生,二郎神,以二郎神的故事做為寶蓮燈前傳的故事骨幹,同時呢寶蓮燈堶悸漸D要的演員大部分都在寶蓮燈前傳堶悼X演。

~~~~跟影友會也合影了。很多記者也過去拍。

~~~~主持人請媒體提問時沒什麼回應,但結束後有好幾家圍著老大一個人採訪。這就是人氣。

~~~~內幕:寶前是同期錄音,也就是會使用老大原音哦!不說別的,單憑這個就值得期待。 

~~~~李功達介紹寶蓮燈如何輝煌的時候,老大很可愛地叫了一聲好。

~~~~咱們老大說:看過寶蓮燈的朋友,必看寶蓮燈前傳;沒有看過寶蓮燈的朋友,更要看寶蓮燈前傳,因為你可以接下去再看寶蓮燈。謝謝。

 

 

 

~~~~劇組合影時老大又親自去搬椅子。組埵h數比他小吧?歎氣。

~~~~原諒我把這件芝麻大的事截了好幾張圖。必須承認,我又一次被他感動了。他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順手就這樣去做了,在鏡頭堛漕銗L人甚至還沒有意識到需要自己動手的時候。

當時我們在台下嘀咕:他又去搬椅子去了!這是何苦!臺上,論名氣,不會有比他更大的牌;論年紀,幾乎都要叫他焦哥。老大在這種事情上親力親為,甚至連我們都看習慣了。不想再重複什麼素質、修養之類的詞,他就是這樣一個好人,自律的,嚴謹的,體貼的,好人。

 

~~~~下午回家,在火車上收到快樂焦迷的短信:在車上看鳳求凰的宣傳冊,似乎又悟到愛大俠的一個原由:他的眼神,憂鬱深沉又純淨,讓人不由自主要去愛他,寵他,保護他,不願他受一點點傷害。但他卻不是個要你保護的人,他可以那麼細心,有力地保護著你,那個女人不會為這樣的男人心動呢?有了這些其實他是壞人是好人已經一點都不重要了,偏他又是個那麼好的人,怎麼怨得人愛呢?

還是快了焦迷:純淨是可愛的,憂鬱是致命的,那一抹憂鬱,最能激起女人的母性情懷,所以焦迷會愛他、護他卻不求回報,偏他又是那麼感恩的人,陷進來的人怕是一輩子出不去,也不想出去了。
 

 


作者:feixiang00 
    
老大本人~~~~~~~~~~~~
    一個字就是帥~~~~~~~~~~開始他進來的時候,偶看著就暈頭轉向,一陣手忙腳亂~~~~~~~~~~MS因拍戲老大曬得比較黑,不過看上去很健康的顏色,手臂看著比上一次粗壯了些(不許PAI偶~~~~~~)~~~~~~~~歎,每次見他時,他總是開開心心的,感覺他就是陽光~~~~~~~沒見過他皺眉~~~~~~~~~只希望他永遠開心地拍戲,拍他喜歡的戲,就夠了~~~~~~~~~~~~
    最後坐車回涿州的時候,偶棉都在樓下等他出來,出來後,偶棉一齊喊“多吃一點”,他沖偶棉笑著說“這次我不會哭了”~~~~~~~~~~~~~~~~



 花絮---粉絲才最魔幻
 《魔幻手機》和《寶蓮燈前傳》的發佈會現場,絕大部分觀眾都戴著紅帽子,記者正在疑惑的時候,就聽見“小紅帽”們爆發出一陣尖叫原來大螢幕上正在放映焦恩俊的片花,而“小紅帽”就是焦恩俊的粉絲。

  焦恩俊昨天宣傳的新戲《魔幻手機》是中國第一部科幻現代神話的戲劇,但什麼也沒有粉絲魔幻,正因為他們,昨天的發佈會總算在氣氛上勝出了,連製片人和焦恩俊的搭檔舒暢都跟著借了光收到了粉絲送的花。

本組稿件由本報特派北京記者 孟麗 采寫 
(新聞來源:華商晨報)
 


《寶蓮燈前傳》開機
“二郎神”焦恩俊被誇大好人

本報訊(記者王錚)由劉曉慶、焦恩俊、周揚主演的大型神話劇《寶蓮燈前傳》,昨天在第五屆中國國際影視節目展上舉行開機儀式。臺灣演員焦恩俊的影迷趕來為偶像助陣。眾演員在羡慕之餘都稱讚“二郎神”是個大好人。

  發佈會現場,焦恩俊的影迷趕來助陣,焦恩俊忙前忙後地招呼朋友、感謝恩人。一旁的周揚透露,這部戲有很多描寫二郎神兄妹感情的戲份,在拍攝中她感受到了焦哥的好人品,“我有點害羞,焦哥就主動和我打招呼,還在受傷的情況下瘸著腳給我說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