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俊檔案 恩俊影蹤 圖片璧紙 傳媒報導 博客精選 焦迷心聲 恩俊語錄 圏內評價

 

以下文字根據kina提供的視頻整理

2006年1月8日  廣州南湖雅居樂

(記者聯訪,主辦方沒的提供麥克風,採訪環境嘈雜)

現場主持:在(06年)1月24日要播的“台慶賀歲片”《我愛河東獅》。今天來的這兩位帥哥,是劇中的兩位主演,焦恩俊先生和丁子峻先生。先簡單介紹一下這部劇是電影 《河東獅吼》改編的電視劇。

現場主持:焦恩俊在劇中演的是一個比較懦弱的形象是嗎?因為大家知道,在以前的《小李飛刀》……

焦恩俊:在這個戲堶探N是被陳好欺負的一個男人。因為我演的這個角色是“嫁”給陳好的,是招贅。

現場主持:和電影版的有什麼不同?

焦恩俊:電影版中的是女生喝“忘情水”,電視版中的是男生喝“忘情水”。這部戲拍的很開心,和子峻、和陳好拍的都挺開心。最值得一提的,在橫店的時候碰到十年未見的大雪,後來我們整個戲就因為這場大雪給改了,最後是在雪地中結束的。天降瑞雪非常的好。這個戲,我希望大家可以抱著一個愉快的心情去看,堶惘釩亶r笑的。子峻特別用心在演,跟他拍這部戲我學習到了很多,他身上有很多很多東西可以挖掘。在這媮椄O要祝一下廣東電視臺生日快樂!

記者:焦恩俊,我想問一下,你以前演慣了像金蛇郎君、二郎神這樣的角色,這次演了一個‘小男人’的角色,你覺得比較難演的是什麼?

焦恩俊:‘小男人’啊,其實不難演。只要你融入了那個角色以後,就演什麼像什麼了。

記者:哪一個更接近你多一些?

焦恩俊:哪一個都接近。

記者:那你也有‘小男人’的一面嗎?

焦恩俊:因為我現在是沒有自我。(笑)

記者:焦恩俊的FANS團從各地過來,很氣派。

焦恩俊:(指著影友會的家人們)這都是我的家人,都是我的家人。

記者:焦恩俊到哪邊去(宣傳)他們都會跟到哪邊去嗎?

焦恩俊:會的。

焦恩俊:其實我現在開始在詮釋的一些角色都是完全不一樣的。包括二郎神、法海啊,我現在正在拍的一部戲《開天闢地》演的是伏羲。伏羲聽說過吧,所有人的都是伏羲做出來的。我希望我所拍的每一部戲都能超越自己,然後不要重複。

現場主持:跟我們談一下,你是第一次跟陳好合作是嗎?陳好和電影版的相比的話她們有什麼不同?和陳好合作下來是怎麼樣的?

焦恩俊:合作還蠻開心的。當然劇情是不同的。陳好比較像“河東獅”。

現場主持:比較厲害?

焦恩俊:她的個性比較像“河東獅”。

現場主持:像“萬人迷”嗎?

焦恩俊:“萬人迷”我沒接觸過,我覺得她像“河東獅”。她的個性就是很開朗,有什麼就說什麼,我覺得她很像戲堶悸滿妒e東獅”。(焦恩俊指著現場的《我愛河東獅》海報說)這個樣子不像“河東獅”。還有一張是張著嘴拿著棍子打我的那張更像“河東獅”。

現場主持:戲外呢?

焦恩俊:(她)戲外很豪爽。

現場主持:記者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提問。

記者:我想問一下焦恩俊,你演的這個角色在電影版中是古天樂演的,你剛才有說到你演的這個角色是你喝了“忘情水”,那我想知道多一點,你演的角色和古天樂演的有什麼不同?

焦恩俊:不同的地方,他是一個才子。最不同的是,他是大皇子。是皇帝遺留在民間的一個兒子。

記者:就是你演的這個角色?

焦恩俊:對。然後花了多少年的時候去找他,找不到。因為皇室堛巫v奪位。其實子峻在戲堿O演我的弟弟,梁天演的是國舅,因為皇室堛巫v奪位怕大皇子被殺掉,他把大皇子給帶走了,最後還是跟皇上見面了。皇上把江山都交給他了,最後他毅然決然的放棄了江山,只愛美人,只愛“河東獅”,和她過神仙眷侶的生活。其實他從小就是被國舅身邊的一個侍衛帶走,從小就是以賣魚為生,所以在那個城鎮堨L是一個賣魚郎。(身上)每天都是腥臭味,可是所有的女人都愛他。只要柳士傑一來,大家都很開心。他會作詩詞歌賦,出口成章。有一場比文招親,本來是要二皇子贏的,沒想到他(柳士傑)喝醉了,因為梁天演的那個角色特壞,給他灑了一些醉粉,他就醉了。(比試的時候)他真情流露,就把二皇子給比下去了。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河東獅”的夫婿,醒開以後還特納悶,我怎麼會……我不能跟你結婚的。這堶悸瑰葷矬控o比電影版的更要精彩。我希望這部戲在哪邊播都可以播的很好。在臺灣已經播過了,收視率蠻高的。聽說要把我們的配音配成粵語的版,我希望能更貼切一點,希望廣州的朋友能喜歡。

記者:在現實生活中也是你聽你夫人的話嗎?

焦恩俊:沒有“妻管嚴”,她聽我的。不要因為我演了《我愛河東獅》就是說我是戲堶悸獐豸l。

記者:轉型的問題?

焦恩俊:我希望我演的每一部戲(角色)都不一樣。還有一部戲叫《淚痕劍》。是(根據)古龍的《英雄無淚》(改編的)。那部戲對我(所演角色)轉變蠻大的。它有一點兒像古裝版的《無間道》。所有的人都是我派出去的間諜,但是到最後所有的人都背叛我。這部戲非常好,不能有表情,只能用眼神,非常辛苦。

現場主持:各位記者,我們分成兩組來專訪好不好,從陳沖往右邊採訪丁子峻,然後……

焦恩俊:(笑)沒有這樣分的,我們是一家人不能分開的。

現場主持:這樣他們做可能會詳細一點,這樣問的話,這邊聽到了那邊就聽不清楚。

焦恩俊:單開一個包間不就完了嗎。

現場工作人員:我們另外安排了一個房間好嗎?

焦恩俊:記者會就是記者會,分開是什麼意思?

(現場工作人員解釋)

焦恩俊:那隨便。


(單獨採訪,在另開的房間中,廣東電視臺工作人員拿來N多照片要大俠簽名,大俠一邊簽名一邊接受記者採訪)

工作人員:影迷儘量保持安靜,因為要錄音。

焦恩俊:放心吧,我的家人們都能特別的安靜。

記者(問影友會家人們):你們是從哪過來的呀?

家人們:上海……

工作人員:(記者)接著問吧。

記者:像“河東獅”這樣的女性,在傳統觀念看來不是溫柔賢慧的,但是為什麼她總被人來歌頌呢?

焦恩俊:現在社會沒有大男人主義,男女都是平等的。以前社會舊社會比較大男人主義。我覺得男女之間是互敬互愛的。以前傳統的應該拋掉了。

記者:(在家庭中)你們(夫妻)在生活上有分工嗎?

焦恩俊:還是男主外、女主內。男人不可以下廚房(笑)。

記者:你堅決不下廚房?

焦恩俊:我有時會幫忙洗碗。就說男女平等嘛。有時候興趣來了,也還會煮些飯。

記者:你認為男人也應該向“河東獅”那樣吼起來嗎?

焦恩俊:在這部戲堶惆S有,“河東獅”很凶,到最後還是被軟化了。

記者:我想問你,你看過電影版的《河東獅吼》嗎?

焦恩俊:看過。

記者:陳好覺得電影版的有些“無厘頭”,你感覺怎麼樣呢?

焦恩俊:還不錯。電影版的比較短,只有90分鐘。所以它要表達的東西很短。電視版的有30集,有很多東西可以挖出來。

記者:有比較豐富的人物性格的東西。

焦恩俊:它有一個前因後果,不是一出來就特別怕女人,不能去酒店啊、回家就被打。男人在社會上還是要有自尊的。

記者:你覺得這個角色能超越“小李飛刀”嗎?

焦恩俊:估計超越不了。

(在場人笑)

記者:這些年埵雀W越的角色嗎?

焦恩俊:《寶蓮燈》好像超越一點。

記者:《寶蓮燈》堶悸漱G郎神。(問現場焦迷)你們也覺得超越了嗎?

家人們:超越,超級很好!(笑)

焦恩俊:我給二郎神翻了個身呢,要不二郎神永遠都是反派了。在這部戲是最大的好人。

記者:最近演的好像都是古裝劇,近期有沒有考慮要演一些時裝劇?

焦恩俊:央視吧,今年可能會有一部戲,現在還不能說。因為我不打沒有把握的仗。

記者:現在還沒有定下演員是嗎?

焦恩俊:已經在談了。還有一部戲是廣東的。但是還是不能告訴你。我不想還沒定下來就告訴你,到最後不是我演,不就白說了嗎。

記者:廣東那部是和強視合作嗎?

焦恩俊:強視?不是不是。

記者:感覺這部戲(柳士傑)的髮型和“小李飛刀”的很相像啊。

焦恩俊:不像,不像。“小李飛刀”是旁分,這個是正分。我要告訴大家一個不應該說的啊,其實那兩縷是燙壞了。本來不是那樣的,結果燙壞了。

記者:你覺得電影版堶悸漸j天樂演的角色怎麼樣?

焦恩俊:挺好的。

記者:你跟他相比哪個好些?

焦恩俊:當然我好了。(笑)

記者:為什麼呢?

焦恩俊:看了你就知道了。

記者:你今天心情不好嗎?

焦恩俊:我今天心情很好!

記者:因為好像以前過來採訪可能很少有說要分開採訪之類的。

焦恩俊:說要把我們分開(採訪),我們是不應該分開採訪的嗎。

記者:你們不應該分開?

焦恩俊:因為我們是一部劇嗎,為什麼要分開採訪呢。

記者:一看《河東獅吼》這部電視劇就是以陳好為主的劇,像你這樣的明星願意為陳好做配角,你會不會覺得可惜呀?

焦恩俊:錯!看完劇以後你就知道誰是配角誰是主角了。

記者:您覺得您是主角?

焦恩俊沖記者笑著點點頭。

焦恩俊:劇名是《我愛河東獅》,在劇中以我為主。

記者:電影古天樂那個……

焦恩俊:你看看這劇名《我愛河東獅》,“我”在前面。怎麼會有配角的感覺,讓你們發現呢?

記者:覺得這是一部女人戲吧……

焦恩俊:錯!

焦恩俊:這部戲看完以後男人會覺得興奮的。

記者:為什麼呢?為什麼男人看完後會覺得興奮呢?

焦恩俊:看完就知道了。

記者:不是說在戲中是受氣包嗎,怎麼男人看完後會覺得興奮呢?

記者:是因為陳好太漂亮了嗎?

焦恩俊:不是。是因為愛是沒有界限的。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可以包容她的一切。這部戲就是表現男人對女人的愛。

記者:剛才你說陳好更像“河東獅”不像“萬人迷”,具體說一下,在相處中哪些方面讓你覺得她像“河東獅”?

焦恩俊:我就是說她的個性,她的個性蠻男人的,一點也不做作,我覺得挺好的。所以我覺得現實生活中她一定是一個比較“兇悍”的女人。

記者:她對你兇悍嗎?

焦恩俊:在戲堶情A戲外很溫柔。

在現實生活中沒有。這樣的女人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堙C(笑)

記者:好像電影版的古天樂的角色比較“無厘頭”,你們這部戲……

焦恩俊:我們這個戲也蠻搞笑的。也有很多真情流露的東西。不是“無厘頭”的。看了你就知道了。

記者:沒看,介紹一下所謂的搞笑。

焦恩俊:所以看了你就知道了。

焦恩俊:哎,家人們,《我愛河東獅》好看嗎?

家人們(齊聲):好!瀟灑士傑奇才子,勇創佳績河東獅!

記者:拍戲時頭部受傷?

焦恩俊:被瓷碗打了一個口子。

記者:是戲堶掩搨n嗎?

焦恩俊:她拿了一個這麼厚的碗,就打到了。其實戲堣˙搨n。她說,放心放心,絕對不會打到你。直接就打到頭,然後就到醫院,我的醫生是怎麼處理的呢,用創口貼直接把傷口貼在一起,如果要縫針的話,一定會留下疤痕的,就沒有縫。然後當天我就坐飛機回臺灣,去整形外科讓他幫我看一下。整形外科的醫生就說,這個醫生處理的蠻好的,用的創口貼。其實我還不好意思,哪有人額頭貼著創口貼坐飛機的,所有人都在看我,他怎麼了。他處理的蠻好的,沒留下疤痕。陳好當時嚇壞了,因為打到我後,我想千萬別留血,手(從傷口處)拿下來,整手都是血。開機幾天吧,不到一個禮拜。跟她拍第三天就被打到了。所以她蠻“狠”的。(笑)


(記者聯訪結束 轉至活動會場)

焦恩俊:祝大家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男主持:焦大哥,我看到你我就很害怕,知道你的飛刀是很厲害的,不敢站在你旁邊。相信大家對你已經是非常熟悉的。這次在我們廣東台拍的戲叫什麼名字?

焦恩俊:叫《開天闢地》。伏羲你聽過嗎?

男主持:今天在我們18周歲生日……

焦恩俊:你說《我愛河東獅》是吧。

男主持:對!

焦恩俊:哦。

男主持: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焦恩俊:不,你問我在廣州拍什麼,我就告訴你在廣州拍什麼了。

男主持:在廣州又拍新戲了?

焦恩俊:在廣州播什麼,就是《我愛河東獅》。

男主持:好!《我愛河東獅》,那這部戲是不是演你一貫的大俠形象,耍飛刀呢?

焦恩俊:在堶惜ㄠa刀、不耍刀,沒有武功,是一個‘小男人’。

男主持:讓您演‘小男人’不是委屈您了嗎?

焦恩俊:沒有,我高但是我還是可以‘小男人’的。

男主持:我聽朋友說,你在劇堶探N給你的太太呢管得特別嚴格。

焦恩俊:對,沒事就被一頓亂打。把額頭真的打流血了。

男主持:在拍的時候真的被打流血了?

焦恩俊:在戲堥S有。

男主持:陳好的拳頭沒那麼硬吧?

焦恩俊:她是拿碗砸的。

男主持:碗爛了嗎?

焦恩俊:碗爛了,在我的額頭上爛掉了。

男主持:在拍這部戲的過程之中呢,和我們的拍攝組、和陳好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好玩的事情與我們分享一下呢?

焦恩俊:好玩的事?額頭都被打爛了。哪有什麼好玩的呀。最難忘的就是在浙江下了一場大雪,最後戲都改了,改成雪景。

焦恩俊:我看你好像很冷的樣子。

男主持:對,哆嗦。

焦恩俊:你穿的不少啊。

男主持:身子比較弱,不像你大俠玩飛刀。

焦恩俊:我向你介紹一味藥——烏雞白鳳丸。(全場笑)

男主持:這個藥不是應該女性吃的嗎。

焦恩俊:對不起,講錯了。她要吃烏雞白鳳丸。

女主持:焦大哥是向我介紹的。

焦恩俊:你要吃六味地黃丸。(全場笑)

男主持:那麼今天焦大哥來現場準備了一些精彩的節目給大家。

焦恩俊:沒有。

男主持:我聽說您模仿古裝戲堶A功夫是非常厲害的,能不能現場給我們耍兩招呢?

焦恩俊:今天冷就算了吧。

男主持:大家想不想看??

現場觀眾:想!

男主持:有多想?

現場觀眾熱烈掌聲

男主持:看我們現場的掌聲這麼熱情。

焦恩俊:那就來點小太極吧。

女主持:好!

男主持:現場鼓勵!歡迎!

(大俠表演了一段太極)

男主持:打太極我以為是老公公老太太打的很慢的。

焦恩俊:打太極可快可慢。

(“小外婆”獻花)

焦恩俊:這位(獻花的MM)是廣州著名的演員,在新戲堶惘o演我的小外婆。小—外—婆。

“小外婆”:謝謝!很開心能夠跟焦大哥合作,在戲堶掄鷁M是演小外婆,但他給我很多幫助,教會我很多表演、做人的很多事情。我覺得他不但像個老師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大哥哥。謝謝!

焦恩俊:謝謝“小外婆”。

男主持:焦大哥,您現在就可以下去休息,一會兒我們有一個記者見面會。還有花!還要送!

(影友會的家人們鮮花)

男主持:謝謝焦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