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秋之舞》京郊懷柔拍攝散記

 

作者及圖片提供: 飲食男女    6.11.05

 

 

一直想看到大俠工作時的狀態,《秋之舞》在京開機,終於有了機會,讓我如願以償。

對《秋之舞》的劇情不甚瞭解,只知是有關為父報仇的故事,顧名思義,一定是發生在蕭瑟秋季的一段愛恨情仇。

這樣的即定場景,這樣的即定情節,在10月的北京拍攝再合適不過了。

北京的秋色是金黃的,秋風一起,不時飄落的黃葉鋪滿大地,整個郊野就此燦爛。金黃的秋色實在撩人,可以讓舉家出遊賞秋色的人們興奮不已,也能使人無端生出“天涼好個秋”的悲涼感歎,全憑心境不同。

為趕戲日夜顛倒

這一天,《秋之舞》是在懷柔關渡河一個叫老北宅的地方拍外景。

在一處傍水的林子堙A現場只有一個堆出來的小墳包,墓碑上寫著“李虎之墓”,不遠處的樹上栓著一匹白馬。看情景,應該是一場男女主角在塵埃落定後的離別戲。

大俠是那種在人堆堣@眼就能被注意到的人。遠遠看到,被大大小小的反光板、攝像機、工作人員包圍著,他身著一件軍大衣,正在認真地和女一號對臺詞、走場。不一會兒,一個鏡頭開拍了。其中大俠只有一個背影,女主角說一句:“你愛我嗎?”他稍做停頓,一言不發,邁步走開。

由於是現場收音,導演喊出:“五、四、三、二……”後,一切與該戲無關的雜音都不能出現,大家都像被定在原地,屏住呼吸,我也只能是遠遠地觀望著戲的拍攝情況。

然而一些不該有的聲音和事時常出現,一會兒一架飛機悶悶地飛了過去,一會兒一輛農用三輪蹦蹦車“突突”的開過來,一會兒河堛瑰n群像約好了似的突然一起狂叫起來,甚至某個閒雜人等闖入鏡頭…..,這時,拍攝就要中斷,再次來過。

就這樣,一個簡單的鏡頭往往會反復好幾遍。而每次大俠都很敬業地以最飽滿的狀態站好位元,準確地重複著一個動作,儘管這個鏡頭只有他的一個背影。

後來從大俠那媮A解到,他們從前一天早起直到這天早晨六點,整整拍了一個對時,十點不到,又開拔到這堜蟡~景戲,晚上還要回到飛騰影視基地繼續拍室內戲,中間只小睡了不到兩個小時。大俠高興地告訴我,今天可以有覺睡了。

按大俠講的當晚可以早些收工,恐怕也要到十點,如此算來,他要連續拍攝達三十多個小時!而這樣的連續拍攝和早起狀況要持續一個月!

我終於明白了“睡到自然醒”這個對普通人不成為問題的事兒,為什麼會讓大俠如此興奮和期待。

十月的北京,已是涼氣襲人,早晚溫差很大。我注意到,大俠有些鼻塞,拍攝間隙還要吃藥,加上睡眠嚴重不足,想是有些感冒。可你從他臉上絕對看不出有一絲疲倦,他自帶的一把折椅,基本上算個擺設,因為幾乎場場都有他的戲,沒什麼可以坐下休息的機會,但他始終精力充沛,除全力認真地對待每一場戲外,拍攝間隙還不時地與導演、攝影師和其他劇組人員開開玩笑、打逗一下,沒有他在,現場氣氛一定會沉悶許多。

我想,這大概也是大俠一種苦中作樂、排解疲勞的方法吧。

 

“戲功”了得

第一次看現場拍攝,忽然發現一個個鏡頭竟然拍得這麼碎,一部電影或電視就是由這麼多的拍攝鏡頭拼接成的!一個場景甚至一個小動作就是一個鏡頭,同樣的場景、人物,還要從不同的角度拍攝。演員的表演情緒被如此瑣碎地割裂開,先撇開演員對角色性格塑造的整體考慮不說,想連貫地把握好角色的情緒並準確地表現出來,就已經是很考驗演員功底的一件事了。

看了這麼多大俠的作品,他的演戲功底自不必說,已是爐火純青、滴水不漏的了。有幸在現場親眼目睹他是如何演繹角色,更讓我驚佩不已。

不用說,大俠的感情戲最好。演感情戲少不了要哭,而大俠是素以從來不用眼藥水著稱的。“你的眼淚怎麼來得那麼快?”這個傻傻的問題,早在三年前我就問過他,他回答說:“你只要一直想著角色經歷過的磨難,涉身處地,眼淚自然就會流出來。是一種真情流露。”他說時輕描淡寫,聽起來也挺簡單,可不是每個演員都能輕易做到的呀。當天在現場,我就眼看到一名女演員為拍一個需要哭的鏡頭,幾次點眼藥水。

還是那場離別戲的分鏡頭,大俠要說一段較長的臺詞,大意是:這些天來,我突然想通了,我爹當年如何如何……,如果每一個人都要報仇,冤冤相報何時了,……云云。

實拍前,男女主角串了一遍詞,大俠站好位,表情開始變得凝重,眼神堻z出那種我們十分熟悉的、極具殺傷力的憂鬱,顯然,他已經入戲了。

沒一會兒,很瞭解大俠實力的導演大約覺得差不多了,問了一句:“焦恩俊,OK?”大俠輕輕點了下頭,“五、四、三、二……”,女一號開始說了一句什麼,只見大俠痛苦地緊閉雙眼,低下頭,大約十幾秒鐘,再抬起頭時,眼見淚水已溢出眼眶,然後用他富有磁性的嗓音,說完了一長串臺詞。從醞釀情緒到實拍時眼淚流出,前後只不過兩分鐘吧,而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演員、攝影師與導演一起認真地看了重播,隨著導演一句:“OK,過了。”這個鏡頭一次過關!我算真正見識到了大俠的實力。這時,我聽見旁邊兩個不知是工作人員還是演員的女孩子,小聲議論著:“焦哥的戲真好,鏡頭感很棒。”

大俠的實力當然不僅僅表現在哭戲上,後來的馬上戲、武打戲都表明了他是一位文武兼備的全才演員。不管是上馬、下馬,騎馬賓士,甚至讓馬倒退幾步,馬在他的掌控中怎麼就那麼聽話?拍武打戲,大俠的一招一式也是僂籉p行雲流水、舒展大氣,多複雜的大套動作,他可一氣呵成,特別是最後一個POSE,隨便一擺就帥氣十足!他的帥氣是骨子堛滿A不管生活中的他還是戲中的他,一舉手一投足就是一個天才演員、明星風範!難怪這部戲的武術指導都要忍不住誇讚:“焦哥真帥!”

 

“焦哥”好人緣

我注意到,在拍攝現場,大俠被眾口一詞地稱為“焦哥”,甚至明顯比大俠年長的製片、導演,也時不時沖他打趣地喊一聲“焦哥”。一聲“焦哥”,叫起來透著親切,透著大家對大俠的尊重、喜愛和欣賞。

對製片、導演的知名度不瞭解,在《秋之舞》攝製組堙A大俠恐怕是最大也是唯一的一位“大腕”級人物了,可恰恰他就是沒有“大腕風範”。連續拍攝那麼疲累,拍攝間隙他仍一刻不肯閑著,總要和這個開開玩笑、和那個打打鬧鬧。看我端起機器,他會和我的鏡頭捉迷藏、做怪臉;有人誇他帥,他脫口而出:“悉蟀”,活脫脫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大男孩兒!看著他,我會忍不住琢磨,這麼一個陽光性格的人,他眼神中的憂鬱從哪兒來的呀?

他愛“搞怪”,但他“搞怪”的風格絕不似孫興極度誇張式的。大俠“搞怪”也“內斂”,他開玩笑總能恰到好處,適可而止,絕不開過火玩笑。他是有幽默感的人,幽默是和智慧劃等號的。他的性格組成基本上還是“沉穩”多於“調皮”。《七俠五義》中,一莊一諧的昭白形象已成經典,真希望這兩位“絕配”能夠再度合作。當然,再度合作一定是要在有好劇本基礎上的合作,否則,兩位天才演員就有被糟蹋的危險。

說回來,大俠對攝製組的工作人員都一視同仁,尊重和客氣地對待每一個人,不會擺出“我是大腕”的架子。看重播沒有聲音,他半開玩笑地向錄音師要耳機;拍完馬上戲,一下馬,他不忘對一直為他牽馬的老村民道聲謝謝;拍攝中要不時補補妝,他會自己來做,需要助手幫助時,他也不會粗聲大嗓,而是很委婉地招呼一聲。誰為他辦了事,他都要道謝,為人、辦事十分周到、細心。

拍武打戲,難免要傷到、碰到,大俠很小心地對待每一個動作。有一個動作是大俠要用手掌全力打向對方胸口。一個動作下來,他自我感覺出手重了,馬上主動過去慰問對方,並打趣地說:“你打我一下好了。”結果搞得那位武術演員反倒不好意思起來,連說:“沒關係,沒關係。”有一場打戲,看完重播後,武術指導不很滿意,大俠馬上主動承擔:“是我打慢了,對不起。”

好人緣是真誠相待換來的。攝製組的工作人員都願意主動幫助大俠做事、照顧他,他與攝製組人員之間的關係是一種讓人感到十分溫馨的融洽和友善。

跟隨大俠參加過各種活動的影迷,對他的細心、周到都是有目共睹的。而在拍攝現場,場場戲拉不下的大俠,竟然也連我這個局外人都不忘關照到。那天,我是放棄了招待午餐,特意從順義趕到外景地,到達時已是午後時分。大俠看到我,關切地問我吃飯了嗎?我回答吃過了。大俠看看我,並不相信我的話,故作神秘,壓低嗓音還帶一絲得意地說:“我有麻團。”說著,不知從哪兒變出一個塑膠袋,打開,堶惜T個粘乎乎的大麻團擠在一起。大俠“請客”當然不能拒絕,我伸手進去捏出一個麻團就往嘴堸e。還真餓了,又香又冷的麻團進了肚子,心堳o是暖暖的。

步入演藝圈,大俠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到了今天,打造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並取得了驕人的成績。說起來,除了天生麗質和後天的勤奮努力,還與他為人處世謙虛謹慎、不卑不亢絕然分不開,特別從臺灣到內地打拼,文化差異、社會環境變化很大,調試好自己的狀態尤其顯得重要。都說“性格決定命運”,憑藉著好性格、好人緣,憑藉著他對待同行、觀眾包括影迷的真誠,一定會幫助大俠在演藝之路上越走越好。

 

值得期待的《秋之舞》

《秋之舞》是繼大俠近幾部和央視等大製作單位合作拍攝作品後,又一部與央視電影頻道合作的作品。“央視”品牌即質量保證(不知我這句話能否被認同,但《鳳求凰》、《寶蓮燈》已有證明),這無疑已為這部戲加了分。

據大俠介紹,這部電視電影作品的製片人、導演、攝影都是臺灣人,現場拍攝時他們的認真甚至對每一個鏡頭的“叫真兒”給我十分深刻的印象。看得出,拍攝這部戲,這些主創人員是有追求和目標的。

作品追求一種平實風格,服裝、道具、造型都很寫實,選景也不錯,加上用“高清”技術拍攝,,出來的畫面質量應該沒問題。從這方面,看來大俠也看好這部作品,他告訴我,你應該從重播看看拍出來的鏡頭,畫面很美。

更重要的,是這部作品採用了同期聲。這可是近些年來我們從大俠作品中難得聽到的原聲啊!在內地這麼多年,大俠的普通話已然煉就,我在現場先期聽到了他的臺詞功底,曾忍不住誇他臺詞說得好,他馬上問我:“{我的}普通話還可以吧?”我說:“太棒了,比一般臺灣演員的普通話好多了。”沒想到大俠反映極快地嗔怪道:“什麼臺灣演員,我是青島演員!”說完壞壞地笑著。他甚至還糾正我對老北京話“大爺”不同發音時表達的不同意思的理解錯誤,讓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羞愧難耐”。

既然是電視電影,就一定會在影院放映,據說這部戲製作完成後,要先在多家數碼院線放映,然後上央視電影頻道播放,想來作品的觀眾群會增加不少。

讓人有些吃不准的是劇本基礎和其他演員的發揮。除了大俠,其他演員好像新人比較多,他們發揮的好壞會直接影響到作品的質量和成敗,就看導演的把握了。

不過,我還是看好它。十分期待早日欣賞到這部浪漫的《秋之舞》。